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书法的内容与人文表现


书法的内容与人文表现
作者: guest_6371 (洪亮) 时间: 2017-08-21 19:52:51 | [回复] [发表] [<<] [>>]
书法的内容与人文表现
洪亮
我一直以为书法的艺术内容是书法家在书写作品时通过笔法、字法、章法和墨法等书法语言表达出来的书意——书法家的审美追求与审美表达的自然流露。书法作品的文字内容是书法创作之素材,这种素材具有文学性,当然也具有文学的人文表现。有关这个课题我曾作过两次认真的思考。
一次是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与我的同学,诗人梁健的一次交流中得到了启示。当时,梁健提到:杭州岳庙里沙孟海用书行写的岳飞《满江红》真好,书法的雄浑苍茫与词的意境高度吻合,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是一件难得的书法佳作。如果是弘一晚年那种十分恬淡宁静的书体来写,会产生怎样的艺术效果呢?我觉得可以作为专门的课题来研究。梁健建议我写一篇论文。之后便有了我的《试谈书法的二度欣赏》1997年10月,参加第三届书法学理论研讨会,并入编《第三届书法学理论研讨会论文集》(天津古籍出版社出版),2003年10月修改稿《论书法的二度欣赏》,收入多种书法论文集。
第二次是叶一苇老师因年事已高,自杭州迁住武义老家。我时去电话问安,每次电话叶老师总是主动要与我讨论一些篆刻方面的学术问题。叶老师虽年过八旬,思维不减当年,但听力下降,电话难以通畅地交流,叶老师提出改以通信的方式交流。叶老师每来一封信,便是促使我思考并认真答复。之后,《书法报》陈行健君知道此事后即有了2005年1月17日,《书法报》第13版,《关于“篆刻的形式与内容”的讨论》我与叶一苇先生有关篆刻的通信的特约专栏出刊。叶老师提出:篆刻的内容就是篆刻所刻的文字内容。我认为篆刻的内容是篆刻中刀法、字法、章法等所构成之形式,篆刻中的文字内容不是篆刻的艺术内容,而是篆刻创作之素材。专栏刊出两期后,篆刻界有了反响。蔡树农君提醒不要影响叶老师休息。之后,行健君虽来催稿,但为了叶老安享晚年,这次讨论也就没有深入展开。
友声书社执事虞卫毅君重视学术研究,常组织学术活动。近接卫毅君通知:今秋举办“2017友声书社古丰雅集”活动,提出本次雅集主题为“书法的人文表现”专题学术研讨会。又一次激发我对相关问题的思考。
每门艺术都是以其独特之形式为基础,塑造形象、创造意境来感染人的。文学是以文字之义的组合为基础,音乐是以音符组成旋律为基础,……书法是以文字之形的变化为基础。
既知书法艺术是以文字之形的独特形式为基础,那么,这个形式之内就包涵着笔法、字法、章法和墨法等所构成的艺术语言来塑造书法艺术形象,产生意境来感染人。
那么,怎样来理解书法形象和书法意境呢?
一、书法的形象。考察我国的历代书论,皆采用喻人、喻物、喻态来表述,可谓比比皆
是。东汉蔡邕在《笔论》中就谈到:“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①
唐孙过庭《书谱》谓:“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崖,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信可谓智七巧兼优,心手双畅;翰不虚动,下必有由”。②
明代徐渭的“世间无物非草书”可谓一语道破天机。草书如此,书法皆如此。世间万物皆能抽象成书法形式之生命。
由此可见,书法的形象是极其抽象的。它是书法家对自然、对生活的长期感悟,在书法中的高度抽象反映。这种抽象具有相当的模糊性,“只能意会”。它来源于现实世界的现实形态,又摆脱了现实世界的现实形态的纷繁外表,显示出独立于万象之表的独特品格。构成书法形式的笔法、章法、墨法诸形象无不如此。
二、书法的意境。书法的意境是书法作品通过其形式透发出来的打动人心的境界和格调,是书法形象的升华,是书法的“言外之意”、“象外之象”、“无声之音,无形之相”。它是书法家个人气质、学养、情感、品性等内在的精神在书法中的反映;也是欣赏者由书法外在形象的心理感染到内心世界的精神感染的升华和再创造过程。前面谈到,书法形象是书法形式之生命。那么,这里所讲的书法意境是超越书法形式的生命之精神显现。可以说:意境越深的书法作品,不仅其美学价值越高,而且,对欣赏者灵魂的震撼力也越大。
历代书论对书法的意境也颇为重视,不过并不那么讲究术语及其畴,而是说其意旨,较多地采用“神彩”、“情性”等代之。
南朝齐王僧虔《笔意赞》谓:“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③
唐孙过庭《书谱》云:“达其情性,形其哀乐”。④张怀瓘《文字论》有:“深识书者,惟观神采,不见字形”。⑤
说了明白一点:“意境”,即“意”中之“境”,带有很强的主观色彩。书法中的“意境”之“意”,即主体人创作过程中的心境。书法中的“境”,不同于客观世界的可视形象,而是指书法通过其形式表现力中的形象所显现出来的意境、格调。所以人们在欣赏书法作品时通常习惯于用:豪放、雄强、遒劲、端庄、淳厚、古隽、飘逸、秀媚、清丽、潇洒等等来形容。
综上所述,我们理解了书法的形象与意境之后,就理解了书法的内容是书法笔法、字法、章法和墨法等形式语言,共同构成的书意所产生的书法形象与意境。从而认清了书法的形式语言不是书法的技法表现,而是书法的人文表现。如果书法的形式语言只是书法的技法表现的话,那么,这样的书法作品充其量也只能是炫技,而没有更高的艺术价值。只有书法的形式语言是书法的人文表现时,书法艺术才有可能承载厚重的历史和当代的人文精神。

注:①蔡邕《笔论》,《历代书法论文选》,第6页。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1979年10月第一版。
②孙过庭《书谱》,《历代书法论文选》,第125页。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1979年10月第一版。
③王僧虔《笔意赞》,《历代书法论文选》,第162页。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1979年10月第一版。
④孙过庭《书谱》,《历代书法论文选》,第126页。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1979年10月第一版。
⑤张怀瓘《文字论》,《历代书法论文选》,第209页。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1979年10月第一版。
⑥孙过庭《书谱》,《历代书法论文选》,第128页。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1979年10月第一版。
2017年8月20日于北京

--
◆ From: 124.113.18.*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