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生命之魂


生命之魂
作者: guest_7296 (邱世鸿) 时间: 2017-08-22 10:01:36 | [回复] [发表] [<<] [>>]
生命之魂 ---当代书法创作的文化品格
邱 世 鸿(南京)

随着我们临池功夫之增长与诗书画印的综合修养的提高,对于中国文化的认识,愈来愈有新的感受。立足于中国文化的视野,来观照书法艺术的生存,更加充满信心。近年来我在全国各地的讲座,包括西南大学、河北大学、中央党校、全国书博会、天津工业大学等的专题讲座,都围绕着“文化与艺术”的主题而展开,获得好评,取得了良好口碑。
看厌了余秋雨《笔墨祭》的无病呻吟,再看看周汝昌先生的《笔墨是宝》,方知前者之学识浅薄,后者之民族自信。特别佩服周先生的睿智,真正理解中国文化之精髓。周老将毛笔并不视为一种“工具”,它是中华之宝,并许之为“中国第五大发明”。没有毛笔,中国文艺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毛笔“涉于形而上的物情事理”,因而异文化对它十分陌生而无法认识评估了。周先生在《神州自有连城璧》的“毛笔文化”论,点醒了我们对书法国宝之重新认识。在参看其《永字八法》,我们对书法之自然会妙,必然有得于心。
中国人贵“生”,生生不息、天有好生之德、富有生气等,都强调了中国人的现世热情,并在天地人三才之间追求合一、和谐之境界。方东美先生《哲学三慧》云:生之理。生命苞容万类,绵络大道,变通化裁,原始要终,敦仁存爱,继山成性,无方无体,亦刚亦柔,趣时显用,亦动亦静。中国人知生化之已,体道相而不渝。毛笔为“柔翰”,亦具有生命特征:使转相背,毫发死生。以一管之笔而拟太虚之体,一画之立而得阴阳之变。所以,周先生认为书法是“中华民族的精、气、神的表现”。其《何以书法是‘超象’之象》诗曰:
书家莫忘韩非语,民族精神见性灵。象骨为图却想生,应知艺事气流行。
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之谓易,《易》经早就非常明显的指出了书法的生命原理。书法作为中国文化精神的主要代表,同绘画、篆刻一样,与笔墨息息相关,古人评判术语“气韵生动”、“神妙天成”、“逸笔草草”等概念,都牢牢抓住了“生命”美学的特征。书法之性灵,即书法的生命,在于顺应天德,充满天趣,趋于天然。宋儒程颐程颢所谓:“动之端,乃天地之心”。孙过庭《书谱》亦谓:“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阴舒阳惨,本乎天地之心”。宇宙间太极本无极,所存阴阳二气,交感而化生万物。这就是动感的生命流衍,与孟子所谓“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同理。生命之化在阴阳相摩相荡,产生奇妙之趣,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故古之为道者,率性而已。生命之持久绵延,必在从容中道,所谓“尽精微而致广大,极高明而道中庸”。笔墨中之辩证思维,如“带躁方润,将浓遂枯”、“计白当黑,奇趣乃出”、“疏可走马,密不容针”等,皆生命之图强,不使其窒息也。佛教、儒学强调义理亦须“活泼泼”的,亦看重生命之流行。
书法作为文化,体现文脉延续之生命之根;书法作为艺术,体现形式美感中的生命意味。
故书法一道,点画向背,毫发死生;一点失所,如美女之病一目。锋芒所向,大象存焉!
书道亦是人道,亦是天道,即是生命之道。有人担心电脑等键盘对毛笔的侵害,实则属于杞人忧天。当代新儒学代表方东美先生在《中国人的智慧》中写道:
在艺术世界中,生命却如同芭蕾,是一场舞蹈,举手投足都经过美化,把所有情绪按照韵律納入教化,所以终能优雅美妙,气韵生动,在悠扬高雅的音韵中,促使人类的本能转换成高尚芳洁的意境。(《中国现代学术经典—方东美卷,362页》)
以这样“和谐广大之道”来看待书法艺术,自然会强化民族自信,使我们的汉字书写上升到形而上的高度。书可观性情亦可观德性,更可观其生命流程的轨迹。披封睹迹、见性明心、想其挥运、欣若会面。书法之生命形象屹立于艺格之中,永恒不朽。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书法生命之不朽,与天同德,感物通灵,故智者无惑,仁者无忧。书法之道,因为自然的大化流行,而得“大德敦化”,可得绵延庚续,让世界瞩目惊叹。
这就是中国人的智慧生存!
任何成熟的艺术形式,都承传着本体文化的基因,也就是生命延续之基因。技进于道的含义,实际就是要突破形式的局限,在综合的文化环境中优生优存。没有对中国哲学如儒、道、佛(禅)的深刻领悟,想要铸成更高的艺格,普遍很难。书法作为一种特殊的写字状态,若仅仅停留在技巧、法则等形而下的层面,在熟炼高超都会沦落为“器”的境地,而要智慧的生存,必须借助于前贤之智慧,寻找生命勃发之契机。翰墨能够体现文化性能,就是能够在点画的使转向背中看到人心的升华、人文的风神、人格的光辉,而不仅仅只看到笔法、结构、章法这些东西。书家的综合修养自然表现在才情、思想、精神的与众不同,而能够通过技巧的训练来完成,并且升华为一种艺术意境,获得生命之灵境。
技法的研究,对于专业人士是必不可少的。任何学问都不可能忽略对技法的研究。许多有学学问的人,居然对书法一无所知,可见他们对中国文化还处在“隔”的地步。古人讲究“圆照”,实际就是钱钟书先生所强调的“打通”。古代圣贤强调“三才”天地人的贯通,艺术门类作为文化的载体,自然也需要打通门类之间的隔阂。虽然,书法只是一技,但其包含的文学、诗词、历史、文学、美学等知识确为甚多。而如果细研技法,则发现数学、物理、化学等知识也甚为相关。“黄金分割率”、“均衡”、“等距”、“重心”等原理,都普遍存在。
宋儒所谓“格物致知”、“格物穷理”等,值得书法家们借鉴。最终也将与“道”同行。
创作的心态最为重要,现在方明白“书法即心法”之涵义。宋儒倡导“性理”之说,不为无由。“浚发于灵台”的书法,书从胸中流出,必得有内蕴至足者。为了参赛、获奖、献媚等实用目的而创作,心态总是“乖”的状态。着意三千不敌偶然一张,佛说“放下”者不易。我分古代创作三种状态:静穆、炽情、闲适三种,大家所为必兼而有之,反映了生命存在之三种形式。巨碑宏碣,庄严之文必得意在笔先,胸有成竹,方为不乱,是谓“静穆”创作法;而有时情绪飞扬、酒助才情,浩然长啸,气成乎技,醒来不知所作,是谓“炽情”创作法;而偶然兴会,情意高妙,闲淡自适,书有妙趣,是为“闲适”创作法。此三法者,皆与心性有关。感物通灵、触景生情、敛气凝神、情不自禁等,皆来自心灵,陶养多时,爆发于一瞬间。生命之灿烂,在寻找不同之方式爆发。工拙难以并论,优劣自有标准。当你作为书法教师为学生示范指导之时,你的正心诚意必然真实。
当代生命美学的崛起,重新刷新了人们对于书法美的人生。美在于生活,美在于生命!
一切反生命之行为如功利、虚荣、商贾、权位等的侵害,都将被历史所驱逐!近期完成《回归生命本身的书法美学》颇得畅岂胸臆,思考逐渐深刻,不亚于“鳌山悟道”也。
近年参加新文人书法雅集甚多,反复强调文人之传统不可丢,“乐道忘忧”之情怀,自然与其他流派拉开距离。“无意求工而自工”的创作状态,是历来大师的成功之处。我在《新文人书法论纲四题》中阐述了四个方面:智慧生存、技道双进、诗酒风流、独抒性灵,基本可以概括新文人书家之特点。在文化大环境中陶然体道自娱,已足以傲视千秋。新进中国国家画院学术班,又不得不从文化视野来关照书法创作。精英之谓,必得其文化之精英,修辞立诚,进德修业,都在完成书家之艺格。作书如作人,先器识后文艺,德成而上,艺成而下登古训,在初学者那里是很模糊的,但到了高级阶段,不能不令人反省深思。前贤所谓“尽精微而致广大,极高明而道中庸”的辩证思维,必将指导我们的创作走向高妙之境界。
书法成为“高华之艺术”,正在于其内部蕴含着延绵不绝的生命之魂----独立精神、写意精神、创造精神!这也是在我们的生命进程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作者: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艺术学院 教授、硕导、书画研究所所长,联合国亚洲文联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诗书画研究会 研究员,中华美学学会会员。东南大学校外硕导】

--
◆ From: 124.113.2.*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