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厚积薄发,臻入高境——桂雍...


厚积薄发,臻入高境——桂雍先生书法艺术简评
作者: guest_6926 (齐斋) 时间: 2017-08-24 09:08:46 | [回复] [发表] [<<] [>>]
中国书法与其说是一种视觉表现艺术,不如说是一门人文表现艺术。因为,书法以汉字的书写为手段,形的展示只是其外部特征与“显性表现”,而“神”(气象、神采)的展示才是书法的内在特征与“隐性表现”。失去了精神气象的书法(如印刷体美术字)既便形体很美,也只是徒具外壳,不能称为书法艺术,因此,人文精神(创作主体的情感与作品内涵的人文要素)才是书法艺术真正的魅力所在。
书法的“神”依“形”而成,无“形”则无“神”,但是,书法之“形”的生成,不是孤立的发生,它实际上是精神的产物,因此,形神互通与形神兼备是中国书法艺术的最大特征。
中国书法除了重视技法、重视学养外,还讲究“工力”与“造诣”。所谓的“工力”,主要是指书法的技法水平,而书法的“造诣”“,则是指多方面的修养水平与创作能力。因此,中国书法历来重视“技道双修”和”技道双进“。
桂雍书法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重视“技道双修”与“技道双进”。在创作上,他不仅有很深的“工力”,而且有很深的“造诣”。这得益于他有数十年的临池实践和积淀丰厚的书学修养。

书法传承与创新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广取博收,融会贯通。书法的不同书体有着不同的审美取向,孙过庭在《书谱》中说:“虽篆、隶、草、章,工用多变,济成厥美,各有攸宜;篆尚婉而通,隶欲精而密,草贵流而畅,章务检而便。然后凛之以风神,温之以妍润,鼓之以枯劲,和之以闲雅。故可达其情性,形其哀乐。”不同的书体有着不同的美感意蕴,不同书体之间又不是截然不同,完全独立,它们是相融相合,互有关联,互相激荡的关系,优秀的书法家大都是在融会贯通中,开拓创新,形成自己独特的个性风貌。桂雍的书法学习与书法创新走过的正是溯源探流、融会贯通,臻入高境的探索之路。他在《生命的足迹——我的学书之路》这篇自述文章中,曾记述和回顾了他深入传统,不断融汇创变的学书经历。从他的自述中可知,他的学书,从楷书起步,后习行草、篆隶,三十年临池不辍,在真、行、草、隶、篆五种书体上都曾下过扎实的临池功夫,并且都有丰富的创作实践和创作成果。这使他的创作能做到厚积薄发、内涵深厚。

唐代书论家孙过庭在《书谱》中对书法的学习和创作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好异尚奇之士,玩体势之多方;穷微测妙之夫,得推移之奥赜。”桂雍先生在书法学习上精研多种书体,目的不是为了“好异尚奇,玩体势之多方”,而是为了融会贯通,在“穷微测妙”的基础上,“得推移之奥赜”,掌握书法创作的根本大法。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认识与实践,桂雍在书法创作上才能突破刻板拘谨,随机发挥,达到了“著手成春”的艺术高境。

桂雍书法五体兼能,而犹以行草书创作最具风神。他的行草书以苏(东坡)、黄(山谷)为基,融合多家。体势开张,动静自如,潇洒从容,气势夺人。观其在《星空艺术》上发表的几幅近期佳作,体势动荡,笔力精绝。既有典雅之质,又有豪放之态,既见精微,又显大气。真可谓”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于自然书写中已然呈现出大家气象,令人拍案称奇,心为之动。

桂雍先生不仅在书法创作上孜孜以求,取得了很好的成就。而且在书法理论研究和文艺评论等多方面也有深入的研究并取得很多成果,他曾在各类专业刊物发表数十万字的理论文章,并出版有多部学术专著,他还曾长期担任《书法之友》的责任编辑和安徽省青年书协主席与安徽省书协副主席等要职,并组织过多次重大的展览与研讨活动。他的学养与识见使他已然成为当代名符其实的学人型书法家和开放型艺术家。

即将步入耳顺之年的桂雍先生在书法学习与书法创作及书学研究多方面的探索一直没有止步。笔者与桂雍先生有十多年的交游和交流,以笔者的观察和了解,桂雍近年来,不仅在创作上日趋精进和成熟,而且在性情培养上也日趋成熟与稳健。淡定、宽博、真诚、直率,富有进取心而又充满亲和力,有了这样的性情和进取心,我相信桂雍先生在书法艺术探索的大道上还会走的更远、会取得更多的佳绩与硕果。

撰稿:虞卫毅

--
◆ From: 124.113.18.*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