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书法艺术须要表现人文精神


书法艺术须要表现人文精神
作者: guest_8055 (陈益民) 时间: 2017-08-30 21:00:55 | [回复] [发表] [<<] [>>]
书法艺术须要表现人文精神
陈益民
这次讨论的主题是“书法的人文表现”,是上次讨论会“书法的内容与形式”的延伸。这是一个很复杂、很大的课题。
在谈到书法的内容时,我个人认为文学(文字)内容不是书法内容,但文学(文字)内容对书法内容有关联作用。这是因为书法艺术作品必须借助文学(文字)来完成创作,随意的不成文句的书写只能称之为写字。
 所谓书法,书就是文字,或者说字体,有篆、隶、草、楷;法就是规律和标准,合起来说就是书写文字的规律和标准。这是书法本体的要求,是内法。“内法”就是书法的内部规律,它包括笔法、字法、章法、墨法,还有方圆、轻重、徐疾、虚实等等的对立统一。具备了这些元素以后,可以无限地组合,使书法幻化出对立统一又千变万化的境界。作为书法艺术,不光要有内法还必须有外法,因为它的载体是文学(文字),须要书法家的综合素养来支撑。在创作上或者叫“书内功、书外功”,因此两者不能割裂。这“外法”就是书法的外部规律和文化的联系,可以说,书法的文化深度决定着书法艺术的高度。这“文化深度”就是书法的人文精神。
人文,即重视人的文化。是一个动态的概念。《辞海》中这样写道:“人文指人类社会的各种文化现象”。我们知道,文化是人类或者一个民族、一个人群共同具有的符号、价值观及其规范。符号是文化的基础,价值观是文化的核心,而规范,包括习惯规范、道德规范和法律规范则是文化的主要内容。人文更是是指人类文化中的先进的、科学的、优秀的、健康的部分。广义讲,泛指文化;狭义讲,专指哲学,特别是美学范畴。
我想,熊秉明先生总结的“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也是缘于书法所具备的深刻的文化内涵吧。
北大王岳川教授给书法下了这样的定义,就是“用文字表达深度文化含义的优美书写”。这是非常正确的。王教授讲到三个方面:第一,一定要写文字;第二,要优美书写;第三,突出了必须包含深度的文化含义。这前二方面是书法的内法,这里不过多涉及。
熊秉明先生在《中国书法理论体系》中将书法分成六大体系。我以为其中“伦理派的书法理论”最接近、最能体现人文精神的表达。
熊先生说:“无论在西方或者在中国都有这样一派艺术家和艺术理论家,他们认为艺术不是玩弄技巧的事,也不是纯粹抒情的事。艺术创作虽然是个人活动,但含有社会意义。通过作品,艺术家影响到多数人,所以他有一种责任。表现淫靡,表现邪恶,表现玩世不恭,表现个人灰暗与绝望,病态与疯狂……都是和艺术的真正目的相违背的。”伦理派的代表当然是儒家,儒家是道德论者,和其他各派不同,儒家看到艺术的必然存在和积极作用,以为艺术是助教化、成人伦的有效工具。伦理派美学是有渊原的,《乐记》云:“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返)人道之正也。”中国古代伦理派美学是在儒家的思想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艺术品的意义和价值是根据道德标准来决定的。但是从书法艺术的本体来说,书法的内法是重要的,过份强调道德标准而轻视书法的本体也就无所谓书法了。
文化的概念太大,我们把范围相对缩小,那么最能体现人文精神的就是文学了,而文学中的诗词歌赋及散文更适合于书法创作。在古代都是自创的,因为书法家与文人是集于一身的。至少自魏晋书法自觉期至民国是这样。比如著名的兰亭序、祭姪文稿、寒食帖等三大行书,直到魯迅先生的“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都是深刻体现人文精神的典范。扬守敬说:“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一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其实在古代,书法家的存在是一种寄生的状态,没有以纯粹的书法家见称。那些彪炳史册的书法家,都是文化人、学问家、或者是政治家,都是学贯古今、触类旁通的通人志士。
当然,社会发展到今天,汉字已简化,毛笔已退出实用书写,文言已被白话取代,更不用说出口诗词歌赋了,已然失却了古代的人文环境。提倡自作诗文也是非常有必要的,甚至是书法家必须努力的方向。但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牵强之作,格调低下,类乎打油,那就大可不必了。
不可否认,抄录古代诗文创作已经是当代书坛上的普遍现象。但要创作一件书法作品,首先涉及到写什么的问题,总要选择一个表达你思想情感的文学(文字)内容。选择得好坏、恰当与否,都直接反映出你的文化修养以及人品格调。最简单的比如有人写“大发横财”,好像总觉得不那么高雅,起码得写一个“金玉满堂”,虽然也未能免俗,但总比写大发横财要显得有点文化。其实,抄录古代诗文来进行书法创作,是一种二次创作。必须对所写内容要有全面的了解,读懂诗文所要表达的内涵意义,对写作背景、甚至作者生平要有深入的了解。所创作的作品在意韵、格调等方面要与文字内容有所契合,要在原作的基础上有所升华。这当然很难。
当今书界,气息淫弱、狂怪滥俗、张冠李戴、错字连篇,满纸俗气。更有甚者,无视文字,书不象书画不象画,如鬼画符。为博取眼球,还有的干脆“行为艺术”、江湖杂耍。市井气、江湖气隐天蔽日。这直接折射出文化修养的不足以及人文精神的缺失。更可怕的是官方、媒体、社会对此熟视无睹、随波逐流。这给书坛直接带来的伤害是巨大的,这是当下书坛的一个痛点。
书法,首先是文人的行为,是人的本质的反映。刘熙载在《艺概·书概》中写道:“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又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他还说,“一代之书,无有不肖乎一代之人与文者。”这就是书法之所以成为经典艺术的魅力所在。

--
◆ From: 124.113.2.*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