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书坛呼唤人文重建


书坛呼唤人文重建
作者: guest_0292 (王俊) 时间: 2017-08-30 21:38:12 | [回复] [发表] [<<] [>>]
书坛呼唤人文重建
——友声书社研讨会发言提纲

王 俊

友声书社丁酉古丰雅集,主事者希望大家围绕“书法的人文表现”来谈谈。这个议题,非常有意义,当然值得好好地讨论。而我更愿意侧重谈一下“人文”。我的理解,所谓“书法的人文表现”,就是书法家在创作和审美中所呈现的人文精神。这些年,书坛人文每况愈下,“人文”丧失,遑论“表现”!
说到人文,在座的许多人应该会记起,上世纪90年代中期文学艺术界展开过一场人文精神大讨论。我曾经关注着这场持续了两年的文化事件。显然,我们今天讨论“书法的人文表现”,与当年远不是一回事,但我们可以借助当年讨论的成果。那场讨论,立足现代和西方文化的“人文思想”即人本主义、人道主义等观念,探讨生命价值、文化理想等等。我们今天不可能、也不需要谈得那么专深。我更感兴趣的,是中国传统的“人文”观念。《易经》讲“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文化”。有了人文,人之方可为人。人文区别于天道的自然荒蛮,是“文治教化”之功。人类的活动,从概念上说都是人文。我们之所以要讨论“书法”的人文表现,实在是因为书法有着更多的人文含量,或者说,比较的更“文化”一些,此所以熊秉明先生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当书法从实用演进为艺术并发展到今天,汉字书写中潜储的文化信息叠加“层累”,承载的“人文”愈发厚重,以至我们经常要讨论“书法是再现艺术还是表现艺术?”“书法是大众艺术还是精英艺术?”诸如此类的问题。谈“书法的人文表现”,顾名思义,应该谈书法的创作主体——“人”,在书法中赋予了哪些“文化”?又是如何赋予?赋予的过程和成果,就是书法的“人文”表现。
书法根植于每个传统中国人生活中,但不是所有人用毛笔写出来的字就是书法。首先,没有经过一定的训练,缺乏技法,信手为之,它只是“书”,而没有“法”。更重要的是,我们一直强调,中国的艺术,讲究“技进乎道”,真正意义上的书法艺术,有技法还远远不够。作为艺术的书法,还包孕着许多的文化内涵,需要有书法家的人格修养和文化素养来支撑。书法是书法家主体精神的外化,书法家的文化素质、性灵情感、审美意趣等精神层面的东西,都会在书法创作中表现出来,在作品呈现时传达出来。这些就是我们说的书法的“人文”,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科林伍德说“没有艺术的历史,只有人的历史”。我们的先人不说主体意识,也不说人文关怀,而是说“心正则笔正”、“欲书先散怀抱”、“我书意造本无法”等,主体、人文,皆在其中。
其实,这些道理,大家都懂。书法的人文表现,说到底,就是书法主体创作的心路。但是,很显然,我们逐渐忘却了。
一个普遍的现象是,这些年,在整个社会人文困境下,书法界受其裹挟出现鱼龙混杂的乱象,各色人等混迹其中。书法家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人?我坚持认为,书法家必须是具有文化气度和品格的复合人才,这是书法在演化过程中累积的人文内涵所决定的。书法原本是很文化的东西,传统意义上的书法家,首先应该是文化人,我们后来把他们称为书法家,这应该是很神圣的称谓。现在竟然就有了那么多的书法家,我一直持怀疑态度。我们三十年间“制造”的书法家的数量,大大超过了历史上留下来的书法家总和。当代的书法群众性运动,有利的一面,更有弊的一面。它漠视了书法的本质属性,把书法艺术中许多深厚的人文内涵淡化了,我们今天在讨论“书法的人文表现”,但会有许多人不吃这一套(当然,冠以书法名义的民间艺术又另当别论,那属于民俗文化的另一套系统,此不赘)。对书法家人文素质要求的降低,造成了书法的江湖化。这种情况比较复杂,也比较敏感,暂不讨论。
更直接的问题是,书法主体出现异化,人文气象严重失落,书法创作的“人文表现”成为奢谈。书法家为社会环境所困扰,迷离恍惚方寸大乱,完全没有了方向感,在挤压扭曲中无所适从而丧失了主体意识。书法家再也不甘于儒雅地端坐于书房了。今天的“书法热”形势下,书法成为渴求消费的大众工艺品走向了广阔的市场,这么繁华热闹的一个“大超市”,有几个人没有参加过那些赶集式的笔会?即使在座的朋友,恐怕都不能免俗。那种场面下的创作,我们不大可能再理会“人文表现”了。当然,并不是说不可以讲名利,有名利观才有进取心,问题在于,我们不应该疲于奔命地追逐名利,而因此放弃了主体的尊严。当着书法家们的主体意识被消解,还有什么主体精神可谈?我们的书法家在心灵惝恍的状态下,急功近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丢失了人文精神,所以,出现了许多光怪陆离的现象。举个例说,今天人们听到“备战Ⅹ展”,已经不足为怪了。当年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个词,会哑然失笑:一个文化活动,怎么就变成一场战争了?我后来也听到“备战”中有许多细节,所谓“备战”,检讨其操作方法,在我看来,无疑都是反“人文”的。比如:迎合流行而“跟风”,跟评委,跟往届获奖作品,不要谈什么经典,也不要谈什么审美个性,只有能入展;过份依赖技术性的“做”,在创作中藉技术手段加强形式表现,无视法则,甚至违背正常的“书写性”;对投稿作品不断“打磨”、“调整”,几次乃至几十次地重复“制作”,全然脱离了书法创作的旨趣;“备战”的后期有一个提法叫“冲刺”,直接把书法参展当成竞技“选拔”,据说,还发生过有人在“冲刺”中猝死的悲剧……不一而足。仅“备战”现象一例,可想书坛的失陷状况。凡此总总,书法创作缺失人文而流于浅薄,艺术精神退化,几近沦丧,却依然冒充“文化”填充国人的精神生活。
——这种状态下,无论从历史责任还是文化担当来说,愈发需要我们执持于人文了。这让我油然觉得,今天重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似乎显得格外有意义。
书法作为国粹,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髓,是中华民族在生存发展过程中历史地形成的,是中华民族生命意识、人格精神的积淀。所以林语堂先生认为,不了解中国书法,就谈不上认识中国文化。中华文化中的书法,有它发生和发展的人文环境,“我的文化就是我本身”,书法主体精神是书法文化本质上的的核心,书法与其“人文”存亡与共。如果书法没有了根植于内心的“人文”的“表现”,失缺了与生俱来源远流长的文化底蕴,它就是被抽去了灵魂,那就是书法出了问题,中国文化出了问题。好在,今天有一帮人坐在这里,气定神宁地讨论、思考乃至救赎,到是值得欣慰的。



作者简介
王俊,安徽省和县文化局副局长兼和州书画院院长。
现为中国书协会员,友声书社社员,安徽省书协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马鞍山市书协副主席兼学术委员会主任,和县书协主席。
通联:安徽省和县博物馆三楼 县文化局(238200)
电话:13705654696
邮箱:2949869905@qq.com

--
◆ From: 124.113.2.*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