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楼梦新探>序
| [<<] [>>]

红楼梦新探》序


红楼研究中,有许多未解之谜,这些未解之谜长期以来引起研究者的关注,也出现很多争议。在具体研究中,涉及很多学术问题,因此可以说红楼梦研究中的诸多谜案,构成了红学研究中的诸多学术个案,对红楼梦谜案的破解,也就成了红学学术个案研究中的题中应有之义。相对于其它学术课题研究而言,红学研究中的谜案破解既涉及学术视野、学术规范问题,又涉及探案学理念问题,是一个更具挑战性的学术领地。笔者长期从事文艺理论研究和文艺评论,又在检察机关工作二十多年,对文艺理论与学术研究以及探案学理论均有较深的认知,因此,在红学研究中,能很快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结开一些历史谜团。虽然红学研究对我个人来说只是业余中的业余,但五年来的深入研究让我感到这一领域可能正蕴含着重大的突破契机。我的研究成果有可能为当代红学研究带来一些活力和惊喜。


我是偶然涉足于红学研究的,小时候也曾读过《红楼梦》,但不是太懂书中的寓意。后来读王蒙的《红楼启示录》多了一些感悟。2005年春,在读《金农传》时,偶然的一个发现,让我对红学研究发生了兴趣。这个发现可能对解开脂砚斋身世之谜有着重要的意义。这是多年读书的收获,没有对清史的研究与了解,没有对学术问题的认识与了解,就不会有这种收获。这一发现对红学研究产生的意义之大目前尚无人深知。我是清楚地知道它的意义所在的,甚至知道它对当代和今后学术界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其原因何在?因为脂砚斋的身世是红学研究中的一个死结,只有解开这一死结,红学研究才能有突破性的进展。而红学研究是五四以来学术研究中的一门显学,它甚至已成为一门具有国际影响的文化显学,它伴随着五四以来我国学术界的整体走向与进程。红学研究所面临的困境,也是中国学术界所面临的困境,而脂砚斋的身世之谜,正是这一困境中的瓶颈难题.

关于脂砚斋,拙文《解开脂砚斋身世之谜》、《由林黛玉的〈葬花吟〉说起》两文
是两篇很重要的文字。笔者认为,脂砚斋是一位才女,她是曹雪芹的红颜知已,她的身世非常奇特,富有传奇性。如果资料充分,她的身世足可写成一部传奇小说。她是清代大学者何义门的独生女,少女时代的脂砚因避祸而化名隐居于曹家,与少年曹雪芹产生了恋情,因政局险恶,他二人的恋情被长辈否决,几成悲剧,后经几多磨难,终于和曹雪芹走到一起著书传世。她不仅参与了红楼梦一书的评点与眷抄,而且由于她和曹雪芹的特殊关系,书中的一些诗作极有可能是脂砚早年的诗文,被曹公巧妙的写入书中。不仅如此,曹公去世前后,脂砚对红楼梦各稿本做过一定的整理。其眷抄评点活动不仅在曹公生前进行,在曹公去世后仍在进行之中,甚至可以说直到其生命终结之前,一直在做红楼梦书稿的整理评点工作,其对红楼梦一书的保护完善之功,堪称功莫大焉!
当然,红学研究面临的困境不仅仅是脂砚斋身世之谜,还有后四十回文本之谜,曹雪芹身世之谜.等等。但是,脂砚斋身世之谜可以说是红学研究中的谜中之谜,只有解开脂砚斋身世之谜,才能真正读懂《红楼梦》,才能真正了解红楼梦的写作主旨。

五四时期,胡适先生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实证研究方式,揭开了《红楼梦》作者的神密面纱,开创了以近代思维为特色的“新红学”研究流派,“新红学”的出现,是近代学术发展的必然走向。胡适先生的开启之功,不可埋没。胡适的红学研究是在五四之后,当他对政治改革已力不从心甚至灰心丧气之时,而转向学术研究,应该看到,他的研究方法与研究方向与他在五四时期提出的文学改革仍有密切联系。首先,《红楼梦》是白话小说,其中的俗语与方言有很多,而胡适是大力提倡白话文的,因此,他对《红楼梦》情有独钟,进而深入研究是有根因的。而他采用实验主义哲学理念(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研究态度)研究红楼梦,更有“研究问题,输入学理,整理国故,再造文明”(此为五四时期胡适先生提出的治学观点)的深层含义。因此,红楼梦研究到胡适这里,已不仅是小说研究,而是转变为一种学术,从而被后来的研究者称之为“红学”。为了与此前的索隐研究作出区别,人们又常将以胡适为代表的实证研究称之为“新红学”。

新红学对红楼梦的学术研究有开启之功,这是不用置疑的。但是,新红学仍有不足之处,甚至有误导之处。其中最大的误导是在对红楼梦后四十回作者的认定上,从胡适,到俞平伯,到周汝昌,新红学派的头面人物均认为红楼梦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而事实并非如此。问题出在哪里?这正是拙文所要揭示的
.

前面已经指出,“新红学”是指以胡适为代表的以实证研究为特征的红楼梦研究学派,这一学派所采用的研究方法,既有乾嘉学派的传统治学方式,又有实验主义学派的实证研究方式,因此可以说,新红学派的治学方式是中西为体,中西为用的治学方式。这是近代学术发展的必由之路。以笔者的观点,这种治学方式也是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国人治学必取的一种方式,是世界潮流之大势。而早在八十年前,胡适先生已经运用这一方式研究红楼梦,因此,胡适作为近代文化大师和五四新文化运动主将的地位是当之无愧的。他在红楼梦研究中所取得的成就和影响也是无法否认的。对“新红学”,我有一个基本的认识,那就是既要充分肯定它的成绩,也要仔细看清它的不足。它的成绩是解开了红楼梦作者之谜,为红学研究指明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它的不足是,在一些具体的个案研究中有失误,有误导。例如在红楼梦后四十回著作权考证上,在曹雪芹生年问题考证上,在脂砚斋身世考证上,均有误判与误导之处。可以说,新红学仅仅只解开了红楼梦作者的家世之谜,而对作者的身世之谜,后四十回原作者之谜以及评点者脂砚斋的身世之谜,均未给出正确答案。

应当说,红楼梦研究中所遭遇的一些谜案,是有很多复杂原因的,甚至可以说它们是一个连环大案,其复杂与困难程度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像。因些,仅管有许多学人参与其中的研究与破解,但是直到目前,仍然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就以后四十回作者之谜为例,胡适,俞平伯,周汝昌等红学大家从后四十回写作水平与前八十回写作水平出现明显差距作出判断,认定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所写,而是高鹗补续。这一观点几成定论,因为事实上红楼梦后四十回的写作水平与写作思路确实与前八十回大不相同。当年俞平伯与顾颉刚辩论后四十回是不是曹雪芹所写,俞平伯认定后四十回是高鹗续作所依持的依据正是这种写作上的差距。但是俞平伯晚年在看到其它资料后幡然醒悟,临终前说出“胡适、俞平伯腰斩红楼梦有罪,程伟元,高鹗保全红楼梦有功,大是大非,难以辞达!”这样的话。可以说,学术研究达到这样惊心动魄程度,是学术史上少见之现象。仅此一端,就能看出红学研究所存在的复杂性与困难度。
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从何而来?这是红学研究中的一大谜案,也是红学研究中的大案与要案。因为,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如果是曹雪芹所写,那么,后四十回中的故事就与曹雪芹的身世大有关联,也与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心路历程、创作思想、创作主旨大有关联。而如果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是高鹗续写,那么,文本中的故事只能是高鹗凭空捏造,与曹雪芹的身世与家世毫不相干,与曹雪芹的创作思想也毫无相关。因此,研判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作者是高鹗还是曹雪芹、解开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之谜是当代红学研究的重中之重。

前面已经指出,胡适、俞平伯、周汝昌等人均曾误判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是高鹗所续,现在出版的各类《红楼梦》也都注明红楼梦一书是由曹雪芹与高鹗两人完成。但是我要说,这种判断是错误的,是一种误导和误判。问题出在哪里?出在研判思路上。按照一般人的思路,红楼梦后四十回要么是曹雪芹续写,要么是高鹗续写,非此即彼,两者必居其一。这其实只是一种非此即彼的单向思维模式,而现实世界的现象是复杂的多变的,在对复杂案件的研判上如果墨守这种单向思维,肯定会出现差错。实际上,在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的来源上还存在第三种情况,即后四十回文本不是曹雪芹写完前八十回后的续写文章,而是在前八十回文本未写之前就已写出的文章,换言之,后四十回文本是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初稿本文本。初稿本文本的前半部经过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改成了红楼梦的前八十回,而它的后半部文本曹公仅作了部分修改,就继续保留了下来。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存在不存在?笔者认为,这种情况不仅无法排除,而且就是后来的实情。(详细论证可以参看笔者所撰《“龙头”与“蛇尾”——《红楼梦》成书过程新解》一文)。正由于后四十回是初稿本文本,所以,它的作者虽然还是曹雪芹,但是在写作水平与写作格调上,与前八十回出现了相当大的差距。这就是红楼梦全书是同一人所写而后半部写作水平远逊于前半部的原因所在。(按照笔者的考证,曹雪芹写作红楼梦初稿本〈风月宝鉴〉时,年龄在三十岁左右,而他改写初稿本,完成红楼梦前八十回创作时,年龄已在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此时的阅历与写作水平已与写初稿本时的水平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已有很多证据可以排除高鹗是后四十回文本的续作者,也有很多证据表明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有着内在的关联性,更重要的是,笔者已经发现红楼梦的初稿本文本,并能清楚地看出程高本后四十回文本与初稿本后四十回文本之间的演化关系。


关于后四十回文本来源与红楼梦成书过程问题,笔者有大量的考证文章,证明四十三卷本《金玉缘》文本正是红楼梦初稿文本,现在看到的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就是由这一初稿文本续接而成。这一重要发现,对红学研究意义非常重大。


关于脂砚斋身世考证与曹雪芹生年考证上,笔者也提出了一些崭新的看法,这些观点和看法虽然不能说完全正确和无懈可击,但是,均有充分的考证依据和考证过程,足可做进一步深入的讨论和论证。


在其它一些问题上,笔者也提出了一些新观点新认知,这些都已收入这本文集之中,可以供有兴趣的研究者参考和讨论。


作者简介:虞卫毅,笔名卫毅、齐斋、若愚。1958年生于安徽省寿县。大学本科毕业。当过知青、战士、部队教员。书学论文入选全国性书学讨论会二十余次。曾出席“全国第一、二、三届‘书法学’暨书法发展战略研讨会”、“全国书法史学、美学学术讨论会”、“96`书法批评年会”、“全国青年书法理论家座谈会”。曾在香港《书谱》、《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杂志》、《中国书画》、《书法报》、《美术报》、《书法导报》、《中国书画报》、《青少年书法报》等专业刊物上发表大量书评、书论文章。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友声书社执事、《中国书法》杂志特约评述人、《中国书画》杂志特邀撰稿人、寿州书法研究会会长、寿州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兼秘书长。曾获“中国书法家协会德艺双馨会员”、“安徽省十佳青年书法家”称号。著有《友声书友逸事录》、《隐石庐论书随笔》等。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