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龙头”与“蛇尾”


“龙头”与“蛇尾”
| [<<] [>>]
俞平伯先生在《红楼梦辩》中说,曹雪芹是没有来得及写完全书就病死了,后四十回是高鹗的续作,俞氏此论一出,很多人都表示认同,高续说几成定论。但是俞平伯的这个说法是没有多少道理的。我们知道,曹雪芹改写红楼梦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按照作者自已在第一回中的交待,是“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按照张爱玲的研究是不止十年,而是前后共二十多年。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即曹公“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底本是一个完本还是一个未完本?齐斋认为曹公据以“披阅”和“增删”的底本是一个完本。因为对小说的增删必须是全局在胸的增删,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没有一个全本,他又如何能一次又一次的增删?!因此,认为曹公没有来得及写完全书的观点根本就站不住脚。比较合理的解说是:曹雪芹没有来得及改写完全书,而不是没有来得及写完全书。但是,这里又出现另一问题,即曹雪芹为什么只改写到前八十回,为什么会只对前八十回作反复修改?笔者认为,曹雪芹改写初稿本是采取由首至尾的改写方式逐步进行的,而不是另起炉灶,推倒重写的方式。改写中反复推敲,反复增删,越写越精,越写越细。同时也是越写越不知后面应该如何收尾,反正先把前面的写好再说。这就给故事的结尾出了很多难题。曹雪芹在改写红楼梦时,有意要为脂砚”传诗“,因此改本中有了元春省亲,有了大观园,有了大观园中的诗社(这些在初稿本中全无),对人物的描写也有了很多变化。元春这个人物在初稿本中是宝玉的姑母(实写),改写中为了简化叙述,将她说成是宝玉的姐姐,并且比宝玉大十几岁,这在前面的叙述中还看不出破绽,但是,到后面写她去世,问题就来了。因为按照元春前面的判词:“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她应该在宫中生活二十年以上,死时应在四十岁以上。此时,贾政与王夫人年龄应在六十岁以上,(因为元春的上面还有宝珠,比元春更大),而元春死时,贾府尚未被抄家,宝玉尚未结婚,说此时贾政与王夫人已年逾六十,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因此,这成了改写后面部分的一个死结————照前面的说法续写下去肯定说不通,再回头改写前面内容,又会破坏已形成的格局。面对两难困境,曹雪芹只好采取不写之写的方法来处理。即后面的尾部不再改写,让它保留一个“蛇尾”。如果我们将初稿本比作是一条蛇,它的蛇头部分经过曹雪芹与脂砚的反复改写,终于变成了很有生气的“龙头”,它的尾部则因为很难改写而保持着“蛇尾”的原样。这不要紧,因为古人在艺术创作上看重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在与曹公属同时代人的赵执信的《谈龙集》里论述的很清楚。在脂砚的批语中以及后人的评点中对未见红楼梦的“龙尾”也都有这样的解释和评说。可知曹公身前是看重“龙首”而不大在意“龙尾”的。这就是他反复修改前八十回的原因所在。但是,程伟元要出书,情况就不同了。他必须要使《红楼梦》成为完本,才能出书。这也是一般读者的期望与要求. 从史料情况来看,程伟元与高鹗的相识与合作是在高鹗参加科举考试期间和之后。清代的科举考试其残酷竞争程度比现今的高考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考前高鹗写书的可能性是零,而由高鹗中举到红楼梦程甲本出书,中间只有一年多时间,去掉文稿的排印校对时间,高鹗实际能用于“写书”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按照周策纵先生的考证,他大约只有四个月左右的时间能用于“写书”,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就能写出红楼梦后四十回,那是天方夜谭,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判断后四十回不是高鹗所续是有充分依据的。另一方面,红楼梦前八十回艺术水平很高,写续书的难度会很大,这一点高鹗与程伟元都是很清楚的,因此,如果没有一个底本,程伟元是不会贸然让高鹗“补写”后四十回,高鹗也不会不知天高地厚痛快的答应“补写”。唯一合理的解释是程伟元得到了红楼梦的初稿本,并且知道前八十回与初稿本之间的关系,所以请高鹗来做嫁接工作,即将初稿本的后四十回嫁接在前八十回之后,使红楼梦一书形成“全璧”,以便出书。对此“任务”,高鹗感到很有意义,也能胜任,所以一口答应下来并全力投入到嫁接工作中去,很快就完成了嫁接任务。这就是程高二人密切合作在不到两年就能出版百二回程甲本的谜底所在,也是高鹗能在四个月时间内“补写”出红楼梦后四十回的原因所在。由于初稿本《风月宝鉴》是曹雪芹据以“批阅”和“增删”前八十回的底本,其结尾部分本来就是曹雪芹写前八十回的参照系,因此,将初稿本的后四十回嫁接到前八十回之后,虽然会有“龙头蛇尾”之憾,但基本上还是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整体,不会有拼凑之感。事实上,如果不是细加剖析,嫁接后的红楼梦还真象是一个完整无缺的整体,这也是后世很多人认为它是一个完本的原因所在。但是如果我们稍加剖析,还是可以发现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有许多不合之处,“嫁接”的痕迹比较明显。例如关于元春的年龄,关于妙玉的搬出大观园并由居士身份变成尼姑的身份,后四十回都没有合理的解说,其它还有很多,不少研究者如俞平伯张爱玲等业已指出。这里不再多说。笔者想指出的是,红楼梦全书是一个嫁接本是有充分依据的C ,说后四十回是“嫁接”,能解释清很多疑问,而说后四十回是高鹗的“伪续‘,就经不住推敲,也经不住史实的拷问。那么接下来有人可能要问一句:后四十回如果真如齐斋所言,是嫁接不是续作,这种嫁接举措究竟是对还是错?是应该还是不应该?齐斋可以明确答复:程高的嫁接出书之举是做对了,是有功无过。为何要这样说,因为曹公去世后,由作者本人写出八十回后的续书已无可能,换句话说,“龙尾”的出现已无可能,与其由其他人写续书出现“狗尾续貂”的局面,还不如让底本的“蛇尾”嫁接在“龙头”之后。何况在中国的龙文化中,“龙尾”本来就是由蛇尾演变而出。“龙头蛇尾”比起“龙头狗尾”那可要强出许多。另一方面,从脂批透露的消息来看,曹雪芹写红楼梦,前面部分多为“假语村言”,后面部分才是“真事显现”。(脂评本石头记在七十多回里有一段这样内容的脂批,很值得重视!)。而初稿本后面部分关于抄家情况的描写很可能是实写不象是虚构。因此,用初稿本后四十回嫁接在前八十回之后,并不违背曹公原意,甚或正是曹公原意。通过对四十三卷本《金玉缘》后四十回与红楼梦后四十回的对照阅读,我们能够看出程高在嫁接中是尽量保持初稿本原来的描述,除非有明显的不合处,一般地方很少改动,这与他们在程甲本与程乙本出书时写的序言里的陈述是完全一致的。因此,他们的嫁接工作是比较严谨负责的,是无可非议的。俞平伯先生一生研究红楼梦,重点研究后四十回,他是看了大量资料的,晚年看出嫁接真相,但又感到”难以辞达“,所以会在临终前说出“胡适俞平伯腰斩红楼梦有罪,程伟元高鹗保全红楼梦有功。大是大非!难以辞达!”这样的痛切之语。 程伟元与高鹗通过嫁接方式让红楼梦一书以完本形式出书,使这部伟大的文学名著得到了有效的保全,得到了广泛的流传。不仅如此,他们还在百二十回红楼梦出书取得成功后,将曹公的初稿本《风月宝鉴》换名为《金玉缘》出版,使这个初稿本也得到了有效的保全和流传。程高二人真是保全红楼梦的大功臣。对这样的功臣,齐斋就是要竭尽全力为他们正名,为他们受到的诬蔑不实之词进行全力辩护。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