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楼梦》后四十回是改写不...


《红楼梦》后四十回是改写不是续作
| [<<] [>>]


《红楼梦》后四十回是改写不是续作
——虞卫毅

  俞平伯先生在1923年发表的《红楼梦辩》一文,从多个角度和层面分析论证了《红楼梦》后40回非属曹雪芹原著而系出自高鹗伪续,并对后40回有很严厉的批评。俞先生此文一出,得到许多专家、学者的赞同,高鹗续写了《红楼梦》后40回几成定论。然而,时隔近70年,当1990年俞先生病重临终前不久,却以颤抖的手在纸上写下如此两句:“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千秋功罪,难以辞达。”①表达了一种强烈的自责和忏悔之意。
  俞平伯先生晚年为什么会如此自责呢?贾穗先生在《俞平伯论<红楼梦>后40回述评》(载《红楼梦学刊》1998年第1,第2期)一文中有深入的分析与揭示。俞平伯先生是一位有良知的学者。随着一些新资料的出现,使他察觉到早年对《红楼梦》后40回的评判有误,尤其是对高鹗、程伟元的指责有误时,才写下上面两句自责之辞。
  《红楼梦》后40回的原作者究竟是谁?这是红楼梦研究中堪称“大是大非”的另一重大谜团。(脂砚斋身世问题是红楼梦研究中多年未解开的谜团,笔者在《解开脂砚斋身世之谜》一文中有深入的解答。)笔者今年在国学论坛·红楼梦研究网站上看到新发现的四十三回本《金玉缘》后,经过认真分析甄别,弄清了《金玉缘》后40回与《红楼梦》后40回之间的血缘关系,终于解开这一谜团,认定《红楼梦》后40回是改写而不是续写。
  要说清其中的原委,先得从网站上出现的四十三回本《金玉缘》说起。
  国学论坛·红楼梦网站2004年8月24日登载网名为Wazaoxin的文章,题目是《有人发现清代四十三卷本(金玉缘)》,原帖内容如下:
  “听说最近有人发现了一种清代的四十三卷本《金玉缘》,书中原题是,西楼居士原撰,高兰墅编次,程伟元题名,书中主角有:吴翎珏、岳茗筠、董如金、权仙蓉、姚慧兰、吴暇、游洁、贺燕、玲珑、盈儿、吴翔、吴礼、吴智、吴信、权太君、董夫人、韩夫人、倪夫人、吴才、吴梅、伴云、伴月,等等,第一卷是:无生计史飞卖亲女,有官运黄华升知府。第二卷是:慕尊荣夏妪游公府,招邪魔翎珏梦真如。第三卷是:因灯谜岳茗筠生嗔,为孽债吴颖萍嫁人。第四卷是:占旺相小姐钓游鱼,奉严词公子入家塾。后几十卷跟现在的《红楼梦》后四十回大同小异。”
  此后,该网站陆续登出《金玉缘》的回目和各回的详细内容。细阅之下,其故事情节与红楼梦中的故事大致相同,尤其是后40回内容与《红楼梦》后40回如出一辙,甚至整段整段文字完全相同,只是书中的人物名称作了改换,部分情节稍有变动。书中的宝玉不叫宝玉而叫麒麟,林黛玉叫岳茗筠,贾迎春叫吴颖萍,薛宝钗叫董如金,薛蟠叫董如虎,贾环叫吴才,贾政叫吴礼,贾珍叫吴信,宝蟾叫秋英,巧姐叫吴霞,贾元春叫吴渊,凤姐叫慧兰,香菱叫春莲,大观园叫藏春园等等。《金玉缘》的回目如下:
  第一回:无生计史飞卖亲女,有官运黄华升知府;
  第二回:慕尊荣夏妪游公府,招邪魔麒麟梦真如;
  第三回:因灯谜岳茗筠生嗔,为孽债吴颖萍嫁人;
  第四回:占旺相小姐钓游鱼,奉严词公子入家塾;
  第五回:老学究讲义警顽心,病小妹痴魂惊恶梦;
  第六回:省宫闱吴渊妃染恙,闹闺阃董如金吞声;
  第七回:试文字麒麟始提亲,探惊风吴才重结怨;
  第八回:吴善道报升郎中任,董如虎复惹放流刑;
  第九回:受私贿老官翻案牍,寄闲情淑女解琴书;
  第十回:感秋深抚琴悲往事,坐禅寂走火入邪魔;
  第十一回:博庭欢麒麟赞孤儿,正家法吴信鞭焊仆;
  第十二回:人亡物在公子填词,蛇影杯弓筠卿绝粒;
  第十三回:失锦衣贫女耐嗷嘈,送果品小郎惊叵测;
  第十四回:纵淫心秋英工设计,布疑阵麒麟妄谈禅;
  第十五回:评女传吴瑕慕贤良,玩母珠吴礼参聚散;
  第十六回:游家仆投靠吴家门,妙仙庵掀翻风月案;
  第十七回:宴白莲吴府赏花妖,失灵玉麒麟知奇祸;
  第十八回:因讹成实渊妃薨逝,以假混真麒麟疯颠;
  第十九回:瞒消息慧兰设奇谋,泄机关茗筠迷本性;
  第二十回:岳茗筠焚帕断痴情,董如金出闺成大礼;
  第二十一回:苦百合魂归离恨天,病花侍泪洒相思地;
  第二十二回:守宫箴恶奴同破例,阅邸报老舅自担惊;
  第二十三回:破好事春莲结深恨,悲远嫁麒麟感离情;
  第二十四回:藏春园月夜感幽魂,散花寺神签惊异兆;
  第二十五回:定公府骨肉病灾侵,藏春园符水驱妖孽;
  第二十六回:施毒计丹虹自焚身,昧真禅傥甫空遇旧;
  第二十七回:黑太岁小鳅生大浪,痴公子余痛触前情;
  第二十八回:锦衣军查抄定公府,马总 马使弹劾兴义州;
  第二十九回:姚慧兰致祸抱羞惭,权太君祷天消祸患;
  第三十回:散余资太君明大义,复世职礼老沐天恩;
  第三十一回:强欢笑金娃庆生辰,死缠绵燕坳闻鬼哭;
  第三十二回:侯芳魂田秀承错爱,还孽债颖女返真元;
  第三十三回:权太君寿终归地府,姚慧兰力诎失人心;
  第三十四回:如意女殉主登真如,狗彘奴欺天招伙盗;
  第三十五回:活冤孽月尼遭大劫,死雠仇韦妾赴冥曹;
  第三十六回:忏宿冤慧兰托村妪,释旧嫌情婢感痴郎;
  第三十七回:姚慧兰历幻返故乡,游为实蒙恩还玉阙;
  第三十八回:惑偏私熙萍矢素志,证同类麒麟失相知;
  第三十九回:得灵玉仙境悟仙缘,送慈柩故乡全孝道;
  第四十回:阻超凡佳人双护宝,欣聚党恶子独承家;
  第四十一回:记微嫌叔舅欺弱女,惊谜语妻妾谏痴人;
  第四十二回:中乡魁麒麟却尘缘,沐皇恩吴家延世泽;
  第四十三回:史显之详说真如情,黄傥甫归结金玉缘。
  经过阅读比较,《金玉缘》后四十回与《红楼梦》后四十回大同小异;就回目来看,有些回目完全一致,有些回目虽不一致,但明显可以看出是做了人为的改动。例如:《红楼梦》第八十一回的回目是“占旺相四美钓游鱼,奉严词两番入家塾”;《金玉缘》的第四回是:“占旺相小姐钓游鱼,奉严词公子入家塾”。《红楼梦》第八十二回的回目是:“老学究讲义警顽心,病潇湘痴魂惊恶梦”;《金玉缘》第五回的四目为:“老学究讲义警顽心,病小妹痴魂惊恶梦”;二者之间的对应关系非常明显。又如,《红楼梦》第八十三回的回目为:“省宫闱贾元妃染恙,闹闺阃薛宝钗吞声”;《金玉缘》的第六回回目为:“省宫闱吴渊妃染恙,闹闺阃董如金吞声”;《红楼梦》第八十四回的回目为:“试文字宝玉始提亲,探惊风贾环重结怨”,《金玉缘》第七回的回目为:“试文字麒麟始提亲,探惊风吴才重结怨。”再看《红楼梦》第八十五回“贾存周报升郎中任,薛文起复惹放流刑”,《金玉缘》第八回为:“吴善道报升郎中任,董如虎复惹放流刑”,《红楼梦》的第八十六回,第八十七回与《金玉缘》的第九回,第十回在回目上完全一致,均为“受私贿老官翻案牍,寄闲情淑女解琴书”,和“感秋深抚琴悲往事,坐禅寂走火入邪魔”,再看书中的故事情节,人物对话,也大部分是一字不差,只是人名有所改动。通过遂回对照比较,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红楼梦》的后四十回与《金玉缘》的后四十回是同一作者,同一版本。那么,是《红楼梦》抄袭了《金玉缘》,还是《金玉缘》抄袭了《红楼梦》?我的判断是,既不是《红楼梦》抄袭了《金玉缘》,也不是《金玉缘》抄袭了《红楼梦》,它们都是对同一抄本《风月宝鉴》的改写,且《金玉缘》更接近《风月宝鉴 》,甚至可以说《金玉缘》就是《风月宝鉴 》的翻版。
  为什么要这样说,其道理何在,笔者暂时不作解释,待弄清高鹗续书的根据后,一切疑问都会迎刃而解。
  我们知道,高鹗要续写红楼梦后40回,必须要有所依据,这种依据可以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对《红楼梦》前80回的分析研究,二是依据曹雪芹的遗稿。红楼梦后40回在艺术成就上显然不如前80回,但是在文笔、人物对话、遣词造句各个方面却有惊人的一致性,难道高鹗真有本事写得维妙维肖?据现有的资料表明,高鹗续补《红楼梦》后四十回始于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至次年(1792年),程甲本一百二十回本就开始问世,先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高鹗就能续写出《红楼梦》后四十回,并且续写的维妙维肖,这也太有些神乎其技了,事实上是根本做不到。俞平伯先生在《红楼梦辩上卷·论续书底不可能》一文中就曾指出:“凡好的文章,都有个性流露,越是好的,所表现的个性越是活活泼泼地。因为如此,文章本难续,好的文章更难续。为什么难续呢?作者有他底个性,续书人也有他底个性,万万不能融洽的。不能融洽的思想、情感,和文学底手段,却要勉强去合做一部书,当然是个“四不像”。②我们今天看《红楼梦》后四十回,虽然与前八十回有一定差距,但在文笔与风格上却有惊人的相似性,这说明后四十回很可能是根据曹雪芹的手稿改写而成。那么人们不禁要问,曹雪芹生前有没有写过《红楼梦》后四十回?笔者可以肯定地回答,写过。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从《红楼梦》第一回中的作者自叙与脂砚斋的批语中,我们可知,早在脂评石头记完成之前,曹雪芹就已写出过一部与《红楼梦》故事相差无多的初稿本——《风月宝鉴  》,《红楼梦》前80回正是在《风月宝鉴  》基础上经过10年的修改,增删而成,这是没有什么疑问的。但是人们却忘记或者说忽略了一个事实,即《风月宝鉴 》中有《红楼梦》的完整故事。高鹗完全可以根据他所得到的《风月宝鉴  》抄本补写出《红楼梦》后40回!
  事实恰恰正是如此。
  程伟元、高鹗很可能是因为得到了脂评石头记与《风月宝鉴  》两个抄本,同时也极有可能得到了曹雪芹留下的一百二十回目录,弄清了两个抄本之间的承传关系,才决定对两个抄本进行嫁接,即用《风月宝鉴  》后四十回嫁接到《红楼梦》前80回之后,形成全璧。这是笔者的一个基本判断,支持这一判断的证据有四个方面:
  1、程伟元在《红楼梦》序中说的一段话:“然原来目录一百二十卷,今所藏只八十卷,殊非全本。……”
  2、高鹗在《红楼梦》序中说的一段话:“予闻《红楼梦》脍炙人口者几廿余年,然无全璧,无定本,向曾从友人处借观,窃以染指尝鼎为憾。今年春,友人程子小泉过予,以其所购全书见示。……遂襄其役,……。”
  3、俞平伯先生1959年6月26日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题为《略谈新发见的<红楼梦>抄本》一文中曾指出:“……在程高未刊《红楼梦》以前约两三年,已有全书‘秦关百二’的传说,即已有了一百二十回本。从前不过见于记载,传闻之词,现在却看到实物了。我前在八十回校本序言上说,这后四十回,不很像程伟元高鹗做的,至今还是一个谜。这个谜底,快要揭晓了。”③
  4、网站上出现的《金玉缘》,其内容让人们感到很象是《红楼梦》的初稿本《风月宝鉴  》,其后40回的文字内容与《红楼梦》后40回内容几乎完全一致,所改动的地方正是需要与《红楼梦》前80回相合拍的地方。
  综括以上种种,笔者认为,《金玉缘》正是《红楼梦》初稿本《风月宝鉴  》的改名。程伟元得到《风月宝鉴》抄本后,委托高鹗对后40回进行改写和嫁接,完成一百二十回成为全璧以便出书。为了尽量保存原貌,高鹗在改写中只对书中人物姓名作了置换,个别有出入的情节作了删改,这可以从对比阅读中得到确认。因《风月宝鉴》是初稿,未经曹雪芹与脂砚斋的修改,而《红楼梦》前八十回却是经过增删五次、反复修改的精心之作,其创作思想已与初稿本有了很多距离,这是嫁接后,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四出现差距与矛盾的主要原因。《红楼梦》出书后,为了使《风月宝鉴》得到保存,程伟元与高鹗又将《风月宝鉴》改名为《金玉缘》正式出版,这就是今天网站上出现的《金玉缘》。至此,《红楼梦》后四十四的谜团已完全解开,它原来是一个嫁接之作,是直接从曹雪芹所著《风月宝鉴》后四十回中嫁接而来。笔者的这一判断能解释清《红楼梦》后四十回中的诸多谜团与疑问。至于曹雪芹在改写《风月宝鉴》时,为何用八十回篇幅仅改写了前三回的内容,笔者将结合《红楼梦》的“传诗之意”作另文论述。


             撰文:虞卫毅
             地址:安徽省寿县检察院办公室
             邮编:232200


注:①参见《俞平伯论<红楼梦>后四十回述评(上)》,载《红楼梦学刊》1998年第1期第78页。
  ②参见《俞平伯说红楼梦》第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12月第1版。
  ③参见《俞平伯论<红楼梦>后四十回述(下)》,载《红楼梦学刊》1998年第2期第229页。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