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友声书社2006'兴城雅集既学术...


友声书社2006'兴城雅集既学术研讨会综述
| [<<] [>>]
相聚在兴城———2006‘友声书社兴城雅集暨学术研讨会综述(齐斋)

2006'友声书社兴城雅集暨学术研讨会于2006年9月5日至9月7日在辽宁兴城举行.雅集活动由友声书社主办,兴城市书协与兴城四家村企业集团承办.参加这次雅集活动的有友声书社学术委员、葫芦岛市书协主席团成员、兴城市书协主席团成员三十余人。到会的友声书社学术委员有:王立民、王同顺、朱培尔、张云龙、陈智、吴振锋、杨永滨、顾工、唐吟方、葛鸿桢、虞卫毅、窦维春、魏哲、郑雪峰等。《中国书画》杂志为这次活动的学术支持单位。学术研讨会围绕当代书学研究中的三个重要课题展开了论辩与研讨:
1,书学研究的学术规范与学术自由;
2,书法的临作与创作;
3,新文人书法与新文士书法。
以下是讨论发言摘要:

一、      关于书学研究的学术规范与学术自由问题
王同顺先生在发言中指出,书学研究的学术规范问题值得重视,书法学科在全国未能得到普遍认可,与书法学科的学术规范不健全有关。我们友声书社成员在今后的研究中应注意这个问题。
王立民先生在发言中指出,规范是一种规则,象法律一样。学样规范必须为大家认同,在此基础上才能形成规范,在文艺研究领域,一般在国际上的规范由西方国家制订,不能得到他们的承认则没有位置。书法研究目前仍是在狭小的圈子内迂迥。我有机会经常出国,明显感到西方对中国的了解实在太小,尤其书法。中外交流非常不平等。对书学研究的规范性问题值得深思,我们有我们的文化传统。古代书论的表述方式按照现在的要求,都不规范,如何去认识和评价,这是值得讨论的问题。
吴振锋先生在发言中指出,学术规范和学术自由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只有讲规范,才能谈自由。友声书社应该发出一种声音,呼唤学术良知。学术良知很重要,它要求学人说话有理有据,不能信口胡说。
唐吟方先生在发言中指出,谈书学研究的学术规范,有些工作得从基础作起,古人论书有大量的词汇,这些词汇的本真意义是什么,它们在不同时期的具体含义是什么?这些都值得考证与研究,要建立大的规范,当从小事做起。
顾工先生在发言中指出,学术规范与学术自由与研究者的学术视野有关.学术视野开阔,就能注意学术规范问题,同时也就能有更大的学术自由.
朱培尔先生在发言中指出,重视学术规范是对的,但不能将学术规范当棍子,对不同的文章应有不同的要求。应该说当前的学术自由度是非常好的时期,尤其书学研究远离政治,可以自由发言。学术研究其实也存在个性问题,例如白谦慎的专著《傅山的世界》,既有很强的学术规范性,又有很好的可读性。这样的文风值得提倡。
虞卫毅先生在发言中指出,学术规范与学术自由问题看起来很简单,其实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学术规范不仅仅是写文章要有内容提要,要有关键词,要有注释等问题,这些只是表面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要求立论与言说要有条理,有依据。但是古代书论包括近现代一些艺术大师的谈艺录大多为随笔和札记,它们通过简短的话语表达出精深的艺术见解,这种言说方式很可能是“不规范”的,但有其存在意义。说到底,是表述方式的不同,也是东西方文化观念的不同。因此,在学术研究中也要提倡多元化,反对一元化,不能将学术规范问题绝对化与教条化。中国文化讲“文心”,讲“文情”,讲“文采”,这与“规范化”有抵触,如何去认识和看待这一问题,是值得深思与讨论的,这也是我们将学术规范与学术自由这一问题列入本次研讨会研究课题的重要原因。
  二、关于临作与创作的关系问题
葛鸿桢先生在发言中指出,最近古代临作在拍卖会上拍出高价引起我的深思。临作有无自身价值值得讨论。古代很多书法大家都有临作传世,这些临作有实临,有意临,有的临作也成了经典,有它的独到之处。临作与创作的关系与音乐有些相似,对相同的乐曲,不同的人去演奏,同样有高下之别。因此,临作中同样可以有创作。从某种意义上讲,经典也是对艺术的一种规范,它创造一种范式,学习书法就要学经典,实际上就是熟悉规范,当你熟悉了以后,就能有自己的创造,这时就可以意临,也就是达到了一种自由的境界,但是你开始学书必须实临,必须懂得“规范”,不能一上来就去“意临”。这样来看,书法的临作与创作和书学研究的规范化与自由化一样,也是一对矛盾统一体。
魏哲先生在发言中指出,临和创都有价值,历史是延续的,技艺有传承性,书画上临摹本身就是在传承。在传承中有创造,在创造中有传承,这是中国传统艺术发展演变的一大特征。
  三、关于新文人书法与新文士书法
虞卫毅先生在发言中指出,书法的创作主体是人,客体是作品,书法创作主体的文化修养决定着客体(作品)的文化品位。因此,对创作主体的研究和认识值得重视和讨论。前一段关于新文人书法的讨论注意到了创作主体问题,但是界定的比较模糊。我认为提倡新文士书法比提倡新文人书法更有针对性,也更容易界定。文人可以自称,文士是需要社会的认同与历史的检验。“士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重要的概念。可以说,“文士文化”是传统文化中的先进文化。刘熙载论书强调要有“士气”,而否定其它粗俗之气,这种“士气”,在今天仍需要发扬和继承,因此,倡导“新文士书法”比提倡新文人书法更有现实意义。
陈智先生在发言中指出,提出文士书法这一概念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现行的展览文化,评选机制对传统的审美规范有冲击,如何让书法向着健康方向发展,值得深思。
郑雪峰先生在发言中指出,提出新文人书法与新文士书法有各种现实原因。学术研究可以有规范,创作方面无所谓规范,理论与创作相比,创作永远是第一位的。
杨永滨先生在发言中指出,当前的书坛很混乱,提出文士书法概念对梳理混乱的思想有积极意义。但是对天地之心,风骚之意如何理解与认识涉及对传统文化精神的整体把握,传统的书法语言与今天的设计语言如何匹配值得思考。
  (以上发言是根据录音和记录摘录整理的,未经本人审核)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