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楼梦》的辽宁渊源


《红楼梦》的辽宁渊源
作者: guest_9271 (转帖) 时间: 2016-03-28 12:27:51 | [回复] [发表] [<<] [>>]
《红楼梦》的辽宁渊源
文/初国卿

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中国和世界最伟大的一部文学作品,它的诞生与辽宁有着密切的关系和渊源。整部作品里的军功、家世背景,文本中所体现的在旗与随旗文化、庄田文化、奴仆文化、火炕文化、人参文化以及风俗、景物、方言等大都来自辽宁地区。它的两位作者,曹雪芹祖籍辽宁,高鹗是辽宁人。《红楼梦》“程甲本”的整理刊刻者程伟元在辽宁多年,并与辽宁有着密切的关系。还有曹雪芹的密友敦诚、敦敏是清初八王爷阿济格的五世孙,祖籍辽宁;最早记述曹雪芹形象和红楼续书《枣窗闲笔》的作者裕瑞也是辽宁籍,为豫亲王多铎的五世孙,并居辽宁多年。《红楼梦》如此密集的辽宁因素,决定了这部伟大的作品与辽宁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和深远的渊源。

一、曹雪芹祖籍在辽宁

曹雪芹(约1715—1763),名沾,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溪、芹圃。一部《红楼梦》使他成为中国和世界最伟大的作家。关于曹雪芹祖籍,目前较通行的说法有三个地方:沈阳、辽阳、铁岭,其中沈阳说证据最为充分。但不管这三种说法哪个更具说服力,总之都是在辽宁。
综合《清史稿·文苑传》《八旗满洲氏族通谱》《辽东曹氏宗谱叙言》《八旗艺文编目》《国朝诗别裁集》等多种典籍的记载,曹雪芹的先祖原是宋朝开国大将曹彬的后裔,明朝初年随着军队到了辽东,从此“世居沈阳”二百余年,而且曹家数代人“世袭”沈阳中卫指挥之职,是明朝辽阳都司管辖下的沈阳中卫的军政长官。明朝在内地实行郡县制,设州设县;在边境地区实行卫所制,设卫设所。沈阳中卫是辽东二十五卫之一。从明洪武二十年(1387)曹雪芹的入辽始祖曹俊“调沈阳中卫”,到后金天命十年(1621)“末代中卫指挥”曹雪芹的五世祖曹锡远沦落为大金国八旗军的战俘,前后历时234年之久。曹家在辽宁人口繁衍千余,渐成巨族,主支一直生活在军城沈阳卫,所谓“世居沈阳”①是也。二百余年间,曹家袭职任职沈阳中卫指挥,有文献可考、有名字可查的就有10代12人:入辽始祖曹俊;长房的曹升、曹爵、曹珮、曹懋勋、曹辅、曹铭;三房的曹效冉、曹养勇、曹权中、曹振先;四房的曹锡远等。其中曹辅、曹铭的名字还出现在明成化二十三年(1487)重修沈阳长安寺的《重修沈阳长安禅寺碑》上,此碑现存沈阳北塔公园的碑廊里,曹辅的名字在碑阳第11行,曹铭的名字在碑阴第9行。两人当时的职务都是“沈阳中卫指挥”。这件《重修沈阳长安禅寺碑》也是曹雪芹祖上“世居沈阳”的重要佐证。
二百余年间,曹氏族人从“沈阳曹”分散到辽东各地,逐渐形成了“金州曹”、“海州曹”、“盖州曹”、“辽阳曹”、“广宁曹”、“宁远曹”等分支,他们合起来又可称为“辽东曹”或“辽宁曹”。
据《五庆堂重修辽东曹氏宗谱》记载:“曹俊……世袭指挥使,封怀远将军,守御金州,后调沈阳,即入辽之始祖。生五子,长升,次仁,三礼,四智,五信。” 世袭沈阳中卫指挥的曹雪芹五世祖曹锡远,名宝,是曹俊四子曹智的后人,属“辽东四房”,是曹俊的九世孙。曹锡远的长孙,曹雪芹的曾祖曹玺生于万历四十八年(1620)前后。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未刊稿本《江宁府志》卷十七《曹玺传》、康熙六十年(1721)唐开陶等纂修《上元县志》卷十六《曹玺传》。稿本《曹玺传》中都记载着曹锡远的事迹:“曹玺……王父(即祖父)宝宦沈阳,遂家焉。”这说明曹雪芹的五世祖曹锡远为官沈阳,安家于此。
到了后金天命六年(1621)三月,努尔哈赤的八旗劲旅一举攻破沈阳城,效忠明廷二百余年的辽东曹氏遭遇惊天巨变,曹雪芹的五世祖曹锡远战败被俘,沦为“末代中卫指挥”。和他一起被俘的,还有他的儿子,即曹雪芹的六世祖曹振彦、孙子即曹雪芹的曾祖曹玺,那一年曹玺大约才三岁。祖孙三代一同沦落为正白旗旗主皇太极府上的“包衣阿哈”(家庭奴隶)。
入清(后金)之初,曹家曾“播迁”辽阳四年。到了天命十年(1625),努尔哈赤决定再次迁都,曹振彦跟随正白旗旗主皇太极重返沈阳。第二年(1626)努尔哈赤驾崩,皇太极登极,他亲掌两黄旗,令阿济格掌镶白旗,多铎掌正白旗,多尔衮掌十五牛录,隶镶白旗。在牛录与旗主的变动中,曹振彦开始由正白旗转隶镶白旗多尔衮属下。“天聪八年(1634)甲戌,墨尔根戴青贝勒多尔衮属下旗鼓牛录章京曹振彦,因有功,加半个前程。”②曹振彦能武能文,受到主子多尔衮的赏识,将他选入正白旗汉军,提拔为旗鼓牛录章京,也就是由汉人家奴编立的兵民合一基层组织的军政长官,率领亲兵保护多尔衮行军征战。沈阳曹家以曹振彦任牛录章京为标志,开始步入后金和清初上层社会圈子。
清朝顺治元年(1646),清朝定都北京,曹家也跟随着大军入了关。此后,曹振彦考中贡士,历任山西吉州知州,大同府知府、两浙盐运使,成为三品文官。顺治八年(1651),摄政王多尔衮死后被认定犯了大罪,顺治将多尔衮的正白旗收归自己掌管,曹家也由王府包衣转为内务府包衣,成为皇帝的家奴。这时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也由王府护卫升任内廷二等侍卫。顺治十一年(1654),玄烨即后来的康熙皇帝出生。按清朝的制度,凡皇子、皇女出生后,一律在内务府三旗即镶黄、正黄、正白三旗包衣妇人当中挑选奶妈和保姆。曹玺的妻子,即曹雪芹的曾祖母孙氏,选中为康熙的保姆。从此,曹家与皇帝的关系日益密切。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做过玄烨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使,极受玄烨宠信。玄烨六下江南,其中四次由曹寅负责接驾,并住在曹家。曹寅病故,其子曹颙、曹钕群蠹倘谓织造。
因为与皇家的关系,曹雪芹的曾祖曹玺、祖父曹寅、父辈曹颙、曹钭嫠锶娜巳谓现齑58年,盛极一时。幼时的曹雪芹就是在这“秦淮风月”之地的锦衣玉食中长大的。雍正初年,曹家开始遭受一系列打击,家产抄没,曹钕掠巫铩2苎┣鬯孀湃仪ɑ乇本┚幼 2芗掖哟艘货瓴徽瘢战ニノⅰ>松钪械闹卮笞郏苎┣凵罡惺捞琢梗灾芪缁嵊辛烁逍选⒏羁痰娜鲜丁S谑遣乓约崛筒话蔚囊懔Γ醋鞒隽四谌莘岣唬枷肷羁蹋帐蹙康奈难Ь拗逗炻ッ巍贰
关于曹雪芹祖籍辽宁一事,“中夏言东北故实者莫之或先”的著名学者金毓黻早在《辽海丛书》和《奉天通志》中就已落实清楚。他在《辽海丛书总目提要》中说:“《楝亭书目》四卷,清曹寅撰,传钞本。寅,字幼清,一字子清,号楝亭。沈阳人,自署则曰:‘千山曹寅。’又籍于辽阳矣。”在《奉天通志》里则把曹振彦、曹玺归入《人物志》“乡宦”门。在《奉天通志》里曹雪芹与《红楼梦》列有专条。《人物志》“艺术”门记曹雪芹小传:“曹霑,号雪芹,宜从孙,工诗画,著有《红楼梦》说部,称古今平志第一。” 由此可见,曹雪芹祖籍辽宁已是历史定论之事实。
曹雪芹正是因为祖籍辽宁的关系,才在撰著《红楼梦》时,采用了大量与辽宁相关的创作素材,不仅把曹家在北京、南京(南省)的生活经历融入小说情节,而且把曹家在盛京(东省)的生活经历象征寓意作为纵深背景写入小说中。作家祖先的生存社会环境、曹家人的生活遭遇、经验和感悟在一部《红楼梦》中随处都可见到。这或许正是我们研究曹雪芹祖籍在辽宁的真正意义。

二、高鹗是辽宁人

高鹗(约1753—1814),字兰墅,一字云士。因酷爱《红楼梦》,又别号“红楼外史”。汉军镶黄旗内务府人。祖籍铁岭县镇西堡三台子(今辽宁铁岭市镇西堡镇三台子村)。清康熙以后铁岭县属奉天府(今沈阳市)所辖,奉天在清以前称“沈阳”,所以高鹗有时又自署古称“沈阳三台子”。高鹗自幼不受儒学禁锢,多才多艺,性格爽朗;长大成人后即熟谙经史,工于八股文。他热衷仕进,却屡试不第,直到乾隆五十三年(1788),才考中顺天(北京区)乡试举人。乾隆六十年(1795)中三甲一名进士,授内阁中书,从此步入宦海。此后,高鹗累迁内阁典籍、内阁侍读、江南道监察御史、署给事中、刑科给事中等职。他去世以后,他的学生增龄将其遗著编为《月小山房遗稿》出版,并亲写一序,其中说:“兰墅夫子,铁岭汉军人也。由乙卯进士,历官给谏,誉满京华。而家贫官冷,两袖清风。故著如林,未遑问世,竟赍志以终。” 这是文学史上留下的唯一的“高鹗简介”。
高鹗在文学上的最大成就就是续写《红楼梦》后四十回。《红楼梦》的后四十回尽管在思想和艺术上与前八十回比都稍感不足,但它能遵循曹雪芹的很多语言结构和说话技巧,大体完成全书的整体结构,使故事首尾完整,从而使《红楼梦》得以迅速广泛地流传开来。对于一些重要情节的处理也符合前八十回的发展脉落,比较合理。如贾府日渐衰败,大祸迭起而导致锦衣军的查抄,黛死钗嫁,宝玉出家以完成爱情故事的悲剧结局等,都很好地继承了曹雪芹的原意,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性和审美力量。某些章节如夏金桂撒泼、贾政作官、黛玉焚稿及袭人改嫁等描写颇具传神色彩。后四十回完成后,高鹗曾写有七绝《重订〈红楼梦〉小说既竣题》:“老去风情减昔年,万花丛里日高眠。昨宵偶抱嫦娥月,悟得光明自在禅。”表达了超脱凡脱俗,别取新境,过一番隐逸宁静生活的愿望。在当时,高鹗的后四十回之作就得到了同为顺天举人的张问陶的赞许:“侠气君能空紫塞,艳情人自说红楼。”③后来胡适也对此评价说:高鹗“替中国文学保存一部有悲剧下场的小说”。俞平伯也说:“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这说明,后四十回在《红楼梦》中虽然还存在诸多问题,但仍不失于高水平的文学作品。
高鹗对《红楼梦》的贡献不仅在于后四十回的文学价值,更重要的是使《红楼梦》能够以一种完整的形态流传下来,这一点可谓功莫大焉。乾隆五十六年(1791),程伟元、高鹗合作整理修订的一百二十回本《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由北京萃文书屋以木活字排印出版,即“程甲本”。当年《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序言的落款处这样写着:“乾隆辛亥冬至后五日,铁岭高鹗叙并书。”乾隆五十七年又修定、排印了“程乙本”。两本合称为“程高本”。“程高本”的印行,迅速扩大了《红楼梦》的流传与社会影响。因为在高鹗、程伟元排印的《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出版之前,《红楼梦》只以抄本的形式在民间流传,并且大多是前八十回,影响面自然会有所限制。程高本的刊行,大大推动了《红楼梦》的广泛传播。终清一代,绝大多数士人都把程高本《红楼梦》视为一个整体,高鹗的续书功绩得到文学史和后人的认可。直到今天,“程高本” 依然是最通行的《红楼梦》版本。
在文学创作上,高鹗不仅完成了《红楼梦》后四十回和其他小说创作,而且诗词、戏曲创作也很有成就,并工于绘画和金石之学。诗宗盛唐,词风近于花间派,论文则“辞必端其本,修之乃立诚”,强调以意为主。主要著作有清盛昱、杨钟羲《八旗文经》中所收的《高兰墅集》、门人及弟子编校的《月小山房遗稿》及《红香馆诗草》《兰墅文存》《兰墅十艺》《吏治辑要》等。

三、程伟元与辽宁的密切关系

不管是从红学文本意义还是版本意义或是研究的角度,程伟元之于《红楼梦》都是一个重要人物,其重要程度不亚于高鹗,或者说某种程度上要超过高鹗。他不仅是《红楼梦》版本流传史上的标志性人物,而且还是一位工诗善文,长于书画,文采飞扬,极为风雅的“冷士”与“高士”。
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因为史料的缺失,红学界对程伟元的认识只是一介“书商”。随着《红楼梦》研究的普及和深入,一系列关于程伟元的史料陆续发现,人们才开始对程伟元重新认识和重新定位。这些新发现的材料归纳起来主要有十项。
1.程伟元为盛京将军晋昌《且住草堂诗稿》所作的跋文④
晋昌,字戬斋,号红梨主人,清宗室成员,正蓝旗人,清太宗皇太极后代,恭亲王常宁五世孙,固山贝子明韶长子。从嘉庆五年(1800)起,晋昌前后三次担任盛京将军,是东北和辽宁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在晋昌初任盛京将军时,即延请程伟元作他的幕僚,负责文书方面的工作。同时,程伟元还是这位红梨主人的诗友,多有唱和。晋昌做诗“随时适兴,意到即书,无草稿、无涂窜”,程伟元默默“记而录之,萃而成帙”,编成一部《且住草堂诗稿》,收录诗词73题154首。《且住草堂诗稿》还有程伟元、李楘、刘大观、周篯龄、明义等人所作序跋。其中程伟元所作跋文是除了“程甲本”中《〈红楼梦〉序》、“程乙本”里与高鹗合撰的《引言》之外所发现的第三篇文章,也是目前所知道的其唯一一篇非红学文稿。在属名“小泉程伟元”的跋文中,他写道:“红黎主人性体具备、歌咏咸宜,当歌诗之时,余未之见。及至庚申岁出镇留都,延余入幕,始闻日述吟咏数十篇,具得性情之正,知于诗学也深矣。惜乎概未留稿,后于政事余闲,陶情适性,间尝题咏,或与沧云学使诸公酬倡之间,援笔立就,无事点窜。尝自谓不计工拙,然受而读之,一往情深,醰醰有味,固非寻章摘句者所可同日语。其殆出于天性者然耶!于是窃为留稿百余篇。”从中可见他与晋昌将军的私交与深情。
2.晋昌《且住草堂诗稿》收与程伟元有关的诗作共10题50首
《且住草堂诗稿》收直接与程伟元唱和的诗有9题40首,间接与之相关的一题10首,共计10题50首,几乎占全书73题154首的三分之一。如直接与程伟元唱和的诗题有:《途中寄小泉畊畬》《八月二十五日招小泉畊畬赏桂次小泉韵》《围次和小泉原韵》《小泉畊畬为予洗尘即席赋诗》《初度小泉以罗汉册为祝即和原韵》《壬戌冬余还都小泉以上下平韵作诗赠行因次之》,从中可见二人关系之密切。程伟元写给晋昌的诗我们今天已无从看到,至于程伟元的诗写得如何,我们只能从晋昌和诗的赞叹中得见一斑。如晋昌在组诗《壬戌冬余还都小泉以上下平韵作诗赠行因次之》中说程伟元的诗:“文章妙手称君最,我早闻名信不虚。”“赠言开韵写来真,字字珠玑句句春。”“况君本是诗书客,云外应闻桂子芬。”“新诗清润胜琅涟辗缢兔魏!薄按豪捶疾荽四校伟鸭颜轮窈!贝诱庑┦渲校梢远隙ǔ涛霸奈牟纱收路峭菜祝裨蚝苣训玫浇私绱烁叨鹊钠兰邸
3.程伟元的学生金朝觐《题程小泉先生画册》诗并序⑤
金朝觐曾于沈阳书院师从程伟元。程伟元逝世后,金朝觐于嘉庆二十五年(1820)在其兄金景堂旧藏的《 程伟元先生画册》上题了一首诗,表达了对程伟元的敬慕和凭吊之情。诗前有小序:“辛酉、壬戌,小泉程夫子居东都留守将军晋公幕府。余时肄业书院,以及门时亲笔墨。暨先生下世后,求其遗纸,如片鳞只爪,不可多得。景堂二兄以旧纸嘱题,余喜得见先生手泽,因志数言于巅,时嘉庆庚辰清和月之八日。”诗云:“昔我立程门,雪吹三尺积。挥麈细论文,临池学作字。亦或试涂鸦,笔墨聊游戏。吁嗟二十年,风流成往事。片纸寄精神,恍惚闻謦欬,展卷讬长言,用以鸣相思。”表达了对先师的一片缅怀之情。
4.孙锡七律《赠程小泉》⑥
孙锡,字备衷,号雪帷、竹虚,浙江仁和(今杭州市)人。乾隆五十八年癸丑(1793)进士,嘉庆七年(1802)任奉天开原(今辽宁开原县)知县和宁远(今辽宁兴城市)知州。他的《赠程小泉》诗云:“青杨小巷拓城阴,折简来投碧海簪。冷士到门无署意,虚堂得雨有秋心。绿醅琖浅怜轻病(原注:时余病目,节饮。),红豆香多入瘦唫(吟)(原注:展红梨主人《秋风红豆图》)。寄语直沽东下客,好将佳话续题襟。”
5.刘大观古风《题觉罗善观察怡葊柳阴垂钓图》⑦
刘大观(1753—1834),字正孚,号松岚,山东临清州邱县(今河北邯郸邱县)人。乾嘉时期著名文人,曾任开原县令与宁远知州。他曾为曹雪芹挚友敦诚的诗文集《四松堂集》抄本写过跋,拜访过高鹗的乡试同年、诗人张问陶,并订交唱和。嘉庆年间,他与程伟元又成为“吟友”。著有《玉磬山房诗集》十三卷。嘉庆十九年(1814),刘大观应好友,也曾是他的宁远续任,时任荆南道(今湖北宜昌)道员的善怡庵之邀,赴湖北品尝武昌鱼。席间,善怡庵取出程伟元为之绘制的《柳阴垂钓图》,请刘大观题诗。刘大观信笔题写了一首题为《题觉罗善观察怡葊柳阴垂钓图》》的古风,诗中说:“……此图出自小泉手,我与小泉亦吟友。当时盛京大将军(原注:宗室晋公昌),视泉与松(原注:松岚也)意独厚。将军持节万里遥,小泉今亦路迢迢。聚散升沉足感慨,白首何堪还一搔!今对此图心已醉,此日饮应加十倍。……”
6.嘉庆七年程伟元为晋昌祝寿所画《罗汉册》
嘉庆七年(1802),在盛京将军晋昌生日之时,程伟元作诗并画《罗汉册》相赠。为此晋昌特意赋诗,题为《初度小泉以罗汉册为祝即和原韵》:“满幅云烟满幅春,图来寿佛倍精神。都缘旭日临元日,敢道良辰是贱辰。古墨一螺生艳彩,瑶章三复见清新。报琼无计深惆怅,惭愧天涯作客人。”其后,晋昌又有《题阿那尊像册十二绝》,也为题《罗汉册》而作。据1978年第2期《文物》杂志所刊《程伟元指画罗汉册及其它》和《红楼梦研究集刊》第一辑《程伟元指画〈罗汉册〉的发现》所介绍。此《罗汉册》后来为北京邱大阜所藏,为邱父早年从沈阳所得。原系六条屏幅,后来改装为十二开册页。在第十二开左侧有行书款“古吴程伟元指画”七字。这说明程伟元不仅工绘画,而且还善指画。
7.程氏手绘并题记山水画扇一柄⑧
此扇由周汝昌先生收藏,上有程伟元于嘉庆六年(1801)夏五月手绘并题记。据周汝昌先生介绍:此扇为虎皮宣纸本,保存整洁。画为“米家山”法墨笔山水。有题记,字尚挺朗,间架微近李北海。上有题款云:“此房山仿南宫,非仿元晖作。米家父子虽一洗宋人法,就中微有辨:为于烟云缥缈中着楼台,政是元章绝处。辛酉夏五,临董华亭写意。程伟元。”钤连珠二小方印,文曰“臣”“元”。据周汝昌先生所记,此扇“收之于新正期间的厂甸摊上,当时共有一大批单页托裱的写画扇面,都是从清初顺、康以至乾隆时期的著名文士之作,不少是难遇的名贵之品,因为收不胜收,便只取了这件与《红楼梦》有点间接关系的程氏画扇。从书画来说,却正是其中最不足取的一件。”
8.程伟元为王尔烈祝寿所画《双松并茂图》
王尔烈与刘墉、纪晓岚、和珅同朝为官,曾为乾隆皇帝选中为太子师。他以《四库全书》纂修的身份襄助纪晓岚修纂《四库全书》,深受纪晓岚的推崇与乾隆的重视。他刚毅正直,以崇高的人格与道德形象,对皇子颙琰(嘉庆帝)影响很大。嘉庆元年(1796),王尔烈庆祝70寿诞,同僚赠送《万寿图》屏风一架(现藏辽阳博物馆)九扇。雅集纪晓岚、刘墉等125人的126幅书画作品,荟乾嘉年间名流之作于一屏。其中第七扇第一行第五幅就是程伟元绘的《双松并茂图》。由此可见当时程伟元与王尔烈的密切关系和在文学艺术上的地位。嘉庆四年(1799)王尔烈告老还乡,为沈阳萃升书院聘为主讲,而当时正在沈阳的程伟元能够到书院任教,应和王尔烈不无关系。
9.程伟元手绘中堂《松柏同寿图》
《松柏同寿图》中堂由台湾中大教授、香港中华文物学会创办人张寿平教授珍藏。画面为“松柏交缠而成的一个大寿字”,下款题“古吴程伟元绘祝”。此图曾于2004年3月在台北法鼓山“佛教与艺术大展”中与世人见面。
10.韩国《燕行录·蓟山纪程》记程伟元于沈阳书斋所作诗一首⑨
韩国《燕行录》是古代高丽、朝鲜使者以及他们的随行人员来华时写下的文字记录,时间前后相继达700年之久,是一部外国人记录中国当时事物的大型史料书籍,极为罕见。《蓟山纪程》是其中的一部,作者为生活在朝鲜纯祖年间的文人李海应,他是随一个大型使节团来中国观光而到沈阳的。他在此书卷二中记有“程伟元书斋”一条:“号小,能诗文字画,家在城内西胡同。因沈教习仕临,往见之。程出,肃延座。题一绝句:‘国语难传色见春,雅材宏度尽精神。贱生何幸逢青顾,片刻言情尽有真。’程本系河南籍,伊川先生三十一世孙,见授沈阳学掌院。”作者又和程作曰:“郢下歌成白雪春,主人情致憺怡神。逢迎诗席匆匆话,莫辨浮生梦与真。”这是目前所能见到的程伟元唯一一首与朝鲜使节唱和的诗作。所记中的“号小”后面很可能漏掉一个“泉”字。如此,程伟元的“小泉”应当是他的号,而字则另有其他。
综合所发现的十个方面的材料,可以得出一个大致的形象:程伟元,号小泉,江苏苏州人。约生于乾隆十年至十二年(1745-1747)前后,卒于嘉庆二十三年(1818)前后。出身封建士大夫家庭,功名无考。乾隆末年,在京以数年之功,搜罗《红楼梦》残稿遗篇,与友人高鹗共同承担“程本”《红楼梦》编校任务,并刊刻行世。他在嘉庆五年(1800)三月至八年(1803)秋曾做过盛京将军晋昌的幕僚,佐理奏牍,时相唱和,同时任教于沈阳萃升书院。工诗善画,现存有遗诗一首、遗文三篇、画数幅。由此可见,程伟元是一位颇具才情的文人,而绝不只是一介“书商“。他与高鹗一起收集整理《红楼梦》后四十会佚稿,刊刻传世,使得这部名著真正进入寻常百姓之家,而不再成为少数人收藏传抄的珍本和牟取利益的奇货,在《红楼梦》这部杰出作品的传播和普及上有着无与伦比的贡献。正是因为他的贡献,才使“程本”《红楼梦》在诸多版本中,以其独特的“定本”面貌与“脂本”平分秋色,这是后人有目共睹的。
程伟元行迹有文字可查的就是他与辽宁的密切关系。他在辽宁的时间有人说他来了三次,还有人说他在沈阳逝世。但从确切材料看,他至少在沈阳住了三年,并且与多位辽宁人士有过交往。以前学界只从程高本的序文中了解到,乾隆末年他在北京和高鹗结识,两人一起整理、排印过《红楼梦》。新发现的材料表明,程伟元在嘉庆初年到辽宁后,结交了许多辽宁籍的或在辽宁的官员文士。除了大家知道的高鹗、晋昌、王尔烈、刘大观、善怡庵、孙锡、李楘、金朝觐等,此外还有晋昌幕府中的另一位幕僚叶畊畬、晋昌的儿子瑞林、祥林、晋昌的家庭教师林凤冈,以及裕瑞、明义、焕明等等。
程伟元于辽宁期间,在给晋昌做幕僚的同时,还任教于沈阳萃升书院。另外,1982年第1期《满族文学研究》(创刊号)曾刊发了一篇研究子弟书的文章。文中有关于程伟元的记述:“嘉庆十八年(1813)沈阳名士缪公恩等组成‘芝兰诗社’。这个诗社是当时盛京将军晋昌所赞许的,并得到当时住在沈阳的裕瑞、程伟元的支持。”又说程伟元“作为晋昌的幕僚,曾两次随其来沈,是‘芝兰诗社’的支持者与参加者。1817年左右在沈阳兴办了‘程记书坊’,刻印了许多子弟书。据说他曾有后人留在沈阳。他不只能文而且能诗善画,以指画著称。”“嘉庆末年,在晋昌支持下,由程伟元等出面,在小南门里办起了‘程记书坊’,稍后,缪公恩与友人合资办了会文山房(沈阳鼓楼南火街路西),曾出版过少量子弟书段,但不久即遭禁止。” 关于程伟元在沈阳创办“程记书坊”之事,史上未见明确记载,此文记述,曾引起学界的注意。但《满族文学研究》文章作者接下来的说明又让人感到这是民间传说:“关于晋昌、裕瑞、程伟元以及程与‘程记书坊’之关系,笔者最早是听文俊阁老先生以及沈阳名士、原育人书屋老板袁希纯讲的。当时缺少旁证材料,未肯定,后查有关史料,方知程伟元确于1800年至1803年、1814年至1817年以及1822年以后随晋昌作为幕僚住沈阳,其次裕瑞1813年革辅国公后亦一直移居沈阳,可见他们提供的材料是可信的。”文章说到程伟元“1817年左右在沈阳兴办了‘程记书坊’”,1817年为嘉庆二十二年。据《清史稿》《清实录》《清代各地将军都统大臣等年表》诸书的记载,晋昌与嘉庆十九年(1814)再任盛京将军,于嘉庆二十二年二月调任伊犁将军。如此说来,晋昌第二次任盛京将军期间,程伟元完全有可能随其二次来辽宁,所以说程伟元“1817年左右在沈阳兴办了‘程记书坊’,刻印了许多子弟书”之事,并不是凭空杜撰。至于说程伟元第三次于“1822年以后随晋昌作为幕僚住沈阳”的事,倒是不存在了。因为据金朝觐于嘉庆二十五年(1820)在其兄金景堂旧藏的《程伟元先生画册》上题小序“先生下世后”一句可知,程伟元已于1820年之前逝世了。

四、敦诚、敦敏、裕瑞与辽宁的关系

敦诚、敦敏和裕瑞这三个人物与曹雪芹和《红楼梦》情缘深切,而这三人又与辽宁有着分不开的关系。三人都祖籍辽宁,且敦敏曾在辽宁锦州任过职,裕瑞曾被圈禁在沈阳,其间与晋昌过往较密。
敦敏(1729-1796),字子明,号懋斋,爱新觉罗氏。其弟敦诚(1734-1791),字敬亭,号松堂。兄弟二人是英亲王阿济格的五世孙,乾隆年间的杰出诗人,同为曹雪芹的挚友,其诗作对后世的曹雪芹研究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阿济格在多尔衮死后,因急于谋取辅政王之位,曾被夺爵,后又抄没家产,全家革除宗籍,直至赐死。作为其后裔,敦敏一生勤奋好学,27岁在宗学考试中列为优等。29岁时曾协助父亲管理山海关税务,在锦州做税务官,后回北京长期闲居。37岁授右翼宗学副官,46岁升任总官,54岁因病辞官。乾隆时期,敦敏家族恢复了皇室宗籍,但仍处于被排斥的地位。家世际遇在其心底留下的深深烙印,使他一生沉浮在郁郁寡欢之中。著有《懋斋诗钞》。与其兄相比,敦诚更秀异机灵,深得其父钟爱。11岁入宗学,曾于乾隆二十年(1755)宗学岁试时获得优等,记名补宗人府笔帖式,乾隆三十一年(1766)授太庙献爵之职。39岁时以病告退,58岁病逝。家世的不幸,使敦诚与敦敏有着相似的思想倾向。为排遣心中苦闷,兄常俩常寄情山水,纵情诗酒。敦诚家有西园,日久荒废,尚余假山,山上有松四株。于是他将西园整修,名之“四松堂”,并筑“梦陶轩”“拙鹊亭”“五笏庵”以自遣。敦诚之诗较其兄平和,显得爽朗清洌,与雪芹的友情也更为亲切醇厚。其创作在清宗室诗人中地位较高。著有《四松堂集》《鹪鹩庵笔麈》《白香山〈琵琶行〉传奇》等。
同处“家道中落”的际遇,致使敦敏、敦诚兄弟与曹雪芹形成了共同的志趣,并使他们一生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友谊。兄弟二人常邀雪芹饮酒唱和,互赠诗作。如敦诚《四松堂集》中的《佩刀质酒歌序》记述了乾隆二十七年(1762)秋与曹雪芹的交谊:“遇曹雪芹于槐园。风雨淋涔,朝寒袭袂。时主人未出,雪芹酒渴如狂。余因解佩刀,沽酒而饮之。雪芹欢甚,作长歌以谢余,余亦作此答之。”敦诚与好友曹雪芹“佩刀换酒”的生动形象,令后人难忘。从敦敏、敦诚给曹雪芹的诗作中,更不难得见曹雪芹的身世。如敦敏的《赠芹圃》:“碧水青山曲径遐,薜萝门巷足烟霞。寻诗人去留僧舍,卖画钱来付酒家。燕市哭歌悲遇合,秦淮风月忆繁华。新愁旧恨知多少,一醉毡氇白眼斜。”敦诚《赠曹雪芹》:“满径蓬蒿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衡门僻巷愁今雨,废馆颓楼梦旧家。司业青钱留客醉,步兵白眼向人斜。何人肯与猪肝食,日望西山餐暮霞。”两诗是乾隆二十六年(1761)敦敏、敦诚兄弟到北京西郊访曹雪芹时所作。从诗中可以看到曹雪芹的家道早已由盛而衰,此时已穷得“举家食粥酒常赊”了。同时也说明了曹雪芹傲骨犹存,仍像阮籍一样以青白眼视人。再如敦诚的《曹雪芹》:“四十年华付杳冥,衷旌一片阿谁铭?孤儿渺漠魂应逐,新妇飘零目岂暝?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故人唯有青山泪,絮酒生刍上旧炯。”敦诚在诗中将曹雪芹比作唐代的李贺和西晋的刘伶,可谓深得曹雪芹创作三昧,不愧为文坛知音。
不仅如此,曹雪芹的绘画艺术也是由于敦敏的《题芹圃画石》一诗为后人所知的。而曹雪芹传世的唯一两句诗“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也是有赖于题敦诚的《琵琶行传奇》才得以保存下来。
裕瑞,字思元。系清室皇亲,豫通亲王多铎后裔。它生于乾隆年间,卒于道光年间。工诗善画,通西番语。常画鹦鹉地图,即西洋地球图。著有《思元斋集》。他于后世最为有名的是写有一本笔记《枣窗闲笔》,成为研究《红楼梦》续书第一人。此书大约成书于嘉庆十九年(1814)至二十五年(1820)他因对手下人跟从天理教作乱之事失察而被革职,逐出京城,后又因被揭发买有夫之妇为妾,永远圈禁沈阳期间。相传他书斋窗外有一棵大枣树,故将这本著作名为《枣窗闲笔》。
《枣窗闲笔》并非纯粹的红学专著,但是其中有八篇文章涉及红学内容,如《程伟元续红楼梦书后》《后红楼梦书后》《雪坞续红楼梦书后》《红楼园梦书后》等。是他第一次谈到《红楼梦》续书之事,并将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严格区分开来,认为“后四十回,断非与前一色笔墨者,其为补著无疑”。同时对“程高”续书极其反感:“呜呼!此谓为雪芹原书,其谁欺哉?四十回中似此恶劣者,多不胜指,余偶摘一二则论之而已。且其中又无若前八十回中佳趣令人爱不释手处,诚所谓一善俱无,诸恶备具之物,乃用之滥竽于雪芹原书,苦哉、苦哉!” 裕瑞对《红楼梦》后四十回的这种态度,使他成为红学史上贬斥后四十回的第一人。
裕瑞对后世红学的贡献还在于《枣窗闲笔》中记载了一些关于曹雪芹个人和著书的材料。如他在《后红楼梦书后》一篇中曾谈到曹雪芹的生平家世,颇为红学研究者所注意:“雪芹二字,想系其字与号耳,其名不得知。曹姓,汉军人,亦不知其隶何旗。闻前辈姻戚有与之交好者,其人身胖头广而色墨,善谈吐,风雅游戏,触境生春。闻其奇谈娓娓然,令人终日不倦,是以其书绝妙尽致。……其先人曾为江宁织造,颇裕,又与平郡王府姻戚往来。书中所托诸邸甚多,皆不可考,……又闻尝作戏语云:“若有人欲快睹我书,不难,惟日以南酒烧鸭享我,我即为之作书”云。”从裕瑞的描写中,让我们得知,曹雪芹是一位大脑袋、胖身材、皮肤较黑的大汉,性格开朗,善于谈吐,爱玩笑,善饮加饭酒,好吃烤鸭之人。这是裕瑞从前辈姻戚“闻”得的雪芹之况,以他与雪芹生活之年代,比后来人要更确切一些,这一点还是令人多几分相信的。
在辽宁期间,裕瑞与盛京将军晋昌过从较密,常有诗酒唱和。诗作见之于裕瑞所著《沈居集咏》中。如《晋斋自书牡丹再荣诗见赠属和》中有句:“应感上公曾护惜,芳情重奉一枝春。”“中山酒被千宵醉,玉茗堂歌两世身。”作者对将军在沈阳对他的“护惜”之情,充满了感激,同时也流露出些许的不如意。


①见清《皇朝通志》卷七十四《氏族略·满洲旗分内尼堪姓》。
②《清太宗实录》卷十八。
③张问陶《赠高兰墅鹗同年》《船山诗草》卷十六《辛癸集》。
④《且住草堂诗稿》为晋昌诗集《戎旃遣兴草》之上卷。《戎旃遣兴草》由《且住草堂诗稿》
⑤金朝觐《三槐书屋诗钞》,辽宁图书馆藏清稿本,已出版的有《辽海丛书》本,卷三,第9页。
⑥出自《国朝杭郡诗续辑》〔清〕吴振棫辑,有同治十三年〔甲戌1874〕丁氏刻本,首都图书馆藏有抄本,此处引录自光绪二年闰五月重校刻本卷28,第2页。
⑦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九《怀州二集》,道光初年刻本,第20页。
和《西域虫鸣草》合编而成。有嘉庆二十五年初刻本和道光五年安素堂重刊本。辽宁省图书馆有藏本。
⑧周汝昌《〈红楼梦〉及曹雪芹有关文物叙录一束》,见《红楼梦新证》,华艺出版社1998年版。
⑨林基中主编《燕行录全集》[韩国] 东国大学校出版社2001年版。

(本文为2014“辽海讲坛”的讲课提纲)

--
◆ From: 124.113.29.*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