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石庐艺术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楼梦的三个文本与红楼十二...


红楼梦的三个文本与红楼十二钗的人物命运
作者: guest_8513 (齐斋) 时间: 2016-11-17 15:41:53 | [回复] [发表] [<<] [>>]
按照笔者近十年的不断研究,红楼梦的成书过程和文本情况,笔者已经了然于胸。
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红楼梦》的传世文本共有三个,一,初稿文本(四十三回);二,改写文本(一百一十回);三,嫁接文本(一百二十回)。
曹公初写〈红楼梦〉时,文采与思想境界都不是太高,初稿本是写完了,并且请其弟棠村作了序,这在〈红楼梦〉第一回中有作者的自述与脂砚斋的批语可以为证。初稿本的书名一开始叫〈石头记〉,后改名为〈风月宝鉴〉,因对初稿文本不满意,曹雪芹用了十年时间,对初稿文本进行了改写,写成了有一百一十回内容的改写本。等到改写本写完后,又重新改名叫〈石头记〉,因有脂砚斋的点评,所以全称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一过程在脂砚斋的批语中也有记述,可以互证。改写本共有一百一十回是写完了的,其最后一回有“情榜”,脂砚斋曾看过并有批语提及。所以,改写本也是一个完本。但是,由于改写本后三十回部分内容被借阅者“迷失”(也可能有其它原因),全书成了残编,所以程伟元与高颚按照曹公留下的回目,用初稿本后四十回内容嫁接在前八十回之后使红楼梦一书以一百二十回完本形式出现并出版。这就是《红楼梦》一书曲折的成书过程。
从红楼梦人物命运结局中可以看出这种变化过程。

一,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从香菱的悲剧结局看〈红楼梦〉成书过程。
香菱是金陵十二钗副册中的人物,在《红楼梦》第五回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宝玉看了,益发解说不出是何意思,遂将这一本册子搁起来,又去开了“副册”橱门。拿起一本册来打开看时,只见首页也是画,却画着一枝桂花,下面有一方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后面书云:
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宝玉看了又不解。”
这首诗其实就是关于香菱命运的判词。其中“根并荷花一茎香”暗指香菱,两地生孤木,是两个土加一个木字,合起来就是个“桂”字,暗指薛蟠之妻夏金桂。“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是暗示香菱在夏金桂的迫害下过早去世。这从判词首页上的画面也能看出迹象。画面上桂花下面,有一方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也是暗示香菱是在金桂的迫害下致死。但是,在程高本红楼梦后四十回中中,夏金桂死时,香菱还活着,并且还作了薛蟠的媳妇,还为薛蟠生了一子。这就与判词中的提示完全不能吻合。
在《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且说薛姨妈得了赦罪的信,便命薛蝌去各处借贷,并自己凑齐了赎罪银两。刑部准了,收兑了银子,一角文书,将薛蟠放出。他们母子姊妹弟兄见面,不必细述,自然是悲喜交集了。薛蟠自己立誓说道:“若是再犯前病,必定犯杀犯剐!”薛姨妈见他这样,便握他的嘴,说:“只要自己拿定主意,必定还要妄口巴舌血淋淋的起这样恶誓么?只是香菱跟你受了多少苦处,你媳妇儿已经自己治死自己了,如今虽说穷了,这碗饭还有得吃:据我的主意,我便算他是媳妇了。你心里怎么样?”薛蟠点头愿意。宝钗等也说:“很该这样。”倒把香菱急得脸胀通红,说是:“伏侍大爷一样的,何必如此?”众人便称起“大奶”来,无人不服。”
而在《金玉缘》第四十三回中,同样有一段描述:
“ 且说董舅母得了赦罪的信, 便命如凤去各处借贷.并自己凑齐了赎罪银两.刑部准了, 收兑了银子,一角文书将如虎放出.他们母子姊妹弟兄见面,不必细述,自然是悲喜交集了. 董如虎自己立誓说道:"若是再犯前病,必定犯杀犯剐!" 董舅母见他这样,便要握他嘴说:"只要自己拿定主意,必定还要妄口巴舌血淋淋的起这样恶誓么!只春莲跟了你受了多少的苦处, 你媳妇已经自己治死自己了,如今虽说穷了,这碗饭还有得吃,据我的主意,我便算他是媳妇了,你心里怎么样?"如虎点头愿意. 如金等也说:"很该这样."倒把春莲急得脸胀通红,说是:"伏侍大爷一样的,何必如此."众人便称起大奶奶来, 无人不服.”
在《金玉缘》中,柯莲(后改名为春莲)的判词为:此生遭际实可怜,鲜花却被雌虎践。苦捱虹散天朗日,冬去春来胜从前。
因此,《金玉缘》中柯莲的命运结局是苦尽甜来,《金玉缘》第四十三回的描写是有伏笔的。而《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是由初稿本嫁接过来,所以与第五回香菱的判词完全不符。如果认为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他难道对香菱的命运结局一点都不清楚,会如此乱写一通?!
因此,笔者判断《红楼梦》后四十回是由初稿本后四十回嫁接而成,是有充分理由和证据的。
在红楼梦第八十回中,香菱因受夏金桂的迫害而身染重病,求药无效,已经有身亡的迹象。书中写道:
“香菱早已跑到薛姨妈跟前,痛哭哀求,不愿出去,情愿跟姑娘。薛姨妈只得罢了。自此,后来香菱果跟随宝钗去了,把前面路径竟自断绝。虽然如此,终不免对月伤悲,挑灯自叹。虽然在薛蟠房中几年,皆因血分中有病,是以并无胎孕。今复加以气怒伤肝,内外折挫不堪,竟酿成干血之症,日渐羸瘦,饮食懒进,请医服药不效。”这段描写其实已经为香菱之死埋下了伏笔。按照这一伏笔,香菱在八十回后不久就会去世。
在《佚红楼梦》第八十七回“病香菱衔冤归地府 苦迎春含恨赴黄泉”中,有描写香菱之死的一段内容:
“却说薛姨妈说道:“你一般也知道你那老婆胡闹!我们惹他不起,躲开也罢了!只是香菱那丫头可怜见的,好歹屋里伏侍你几年。他这会子不好呢,你也瞧瞧他去,也是你们主仆一场!”薛蟠听说,忙来至香菱房中看视。
只见香菱直直的仰在床上,双颧高起,面白息弱,全无了往日娇憨模样。任凭薛蟠是个硬汉,一见之下,也不由滴下泪来。因走至床前,唤“香菱”二字。
那香菱早已魂魄游于体外,忽听见薛蟠唤他,心中一喜,方悠悠醒转,犹如大梦一般。睁眼瞧时,果见薛蟠在旁,因扎挣着就要起来。薛蟠连忙伸手按住,说道:“有什么委屈,只管说出来!”香菱哽咽了几番,说道:“我生来命苦,不知道爹娘是谁,家乡何处?天幸被爷买了来,先伏侍了老奶奶几年。后来自伏侍了爷,更是耽精竭智,惟恐一时伏侍的不周,教爷受了委屈!娶了奶奶之后,香菱自为此身有靠,谁知又看不在奶奶眼里。我不怨奶奶,只怨自己的命苦!”薛蟠听了,心中只觉的难过。香菱喘息一回,又道:“我如今日日挣命,不能放心而去者,无非为了等爷一面,诉一诉我心中的冤屈。不然就是到了阴间,也是个屈死鬼,阎王爷也不肯收的!”说着,猛然将身欠起,一把抓着薛蟠的手,说道:“我如今已是垂死之人,撒谎已经无益,爷就信我一句罢,那些纸人儿,千真万真不是我弄的!”说毕大哭。薛蟠忙不迭点头应道:“我知道!我信你!”就见香菱将头垂下来,探时已无鼻息。薛蟠此时方后悔不及,想其为人,原比金桂、宝蟾可疼可敬。今日死去,岂不伤心?由不得失声大哭起来。薛姨妈和宝钗听见,连忙走来,见了这般,也都心酸落泪。
薛姨妈回至房中,只见薛蟠跟进来,擦着眼泪回薛姨妈道:“叫几个和尚念念经,停上七日再出罢!”薛姨妈点头说道:“随你的心去罢,他虽是个丫头,到底给你作过房里人。七日后也别烧了,你叫先生城外去挑块地皮儿,葬了他罢!”薛蟠谢了母亲,又乱着看板停床,请纸扎楼院。”
这一段描写与第八十回的描写自然衔接,并且与判词的揭示也完全吻合。这段描写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香菱临死前不忘为自己辩白,合符情理。二是薛蟠虽浑,但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香菱死后,薛蟠知道错怪了香菱,十分后悔与伤心,与薛姨妈商量厚葬了香菱。这也符合薛蟠与薛姆妈的人物性格,更是对香菱后事的一个完整交待。因此,有理由认定,此文本对香菱之死的描写与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对香菱命运的暗示和铺陈是前后呼应,浑然一体的。

--
◆ From: 124.113.7.*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地址: 电话:
网址: